一胎两宝,祁总天天吃回头草苏烟祁时霄全本小说章节目录阅读

2022年05月10日 13:34:28

《一胎两宝,祁总天天吃回头草》小说试读

翌日,逸宝一大早就被护士推走,苏烟一路小跑跟在身后,眼中满是担忧。

“逸宝,别害怕,妈咪就在这儿等你出来!”

小家伙抬起手,轻轻跟苏烟挥了挥。

妈咪,逸宝我不怕,等逸宝出来,就可以保护你和妹妹了!

随着手术室大门关上,苏烟像是被人抽走了生气,跌坐在长椅上,眼泪从眼角滑落。

手术持续了整整四个小时,苏烟的目光一刻都不敢离开手术室大门,望眼欲穿。

终于,手术中的灯变成绿色。

苏烟急急忙忙站起,焦急不安,望着出来的医生。

“苏女士,您儿子的手术很成功。”

苏烟喜极而泣,捧着医生的手鞠躬。

“谢谢,谢谢!”

病房中,苏烟望着因为麻醉还在熟睡中的逸宝,心头格外复杂。

随着祁时霄的排查越来越紧密,查到她也只是时间问题,这个地方绝对不能再待下去了!

但是现在的逸宝刚刚做完手术,不宜长途跋涉。

如此想着,苏烟给当年救她一命的医生同学打去了电话。

那名医生出于对苏烟的同情,连夜安排医院救护车将逸宝和苏烟转移到一家医疗设备齐全的私人酒店。

逃离了那个处处压抑着的医院,苏烟终于松了一口气。

“逸宝,等你好起来,妈咪就带你回家。”

卸下一身疲惫,苏烟进了浴室。

就在淅淅沥沥的水声中,一道砸东西的声音自耳畔响起。

关了水龙头,苏烟寻着声音,趴到了浴室的墙上,贴着耳朵细听。

隔壁传来男人低沉的嗓音,还伴随着砸东西的巨响,隐隐还有另一个男人的**惨叫声。

被外国开放思想影响的苏烟摇了摇头:“啧啧啧,玩儿的够疯狂啊!”

与此同时,仅一墙之隔,祁时霄看着地上满脸血迹苦苦哀求的男人,眼底满是嗜血:“什么时候把背后主谋供出来,我就饶了你。”

“祁总,我真的不知道您在说什么,您饶了我,求求您,饶了我!”

地上的男人是祁氏集团的高管,因为痛失一个大单,被偏执的祁时霄认为是有人在背后指使,折磨至今。

“不说?很好!”

“一天剁他一根指头,直到他将幕后之人供出来为止!”

男人杀猪般的惨叫声响起,刚刚睡着的苏烟被惊醒,感叹了一句“crazy”后换了一个姿势继续睡。

一夜无梦。

苏烟从医院逃了出来,为了不引人注目,她这几日连酒店门都不敢出。

可逸宝的身体在一天天好转,听从医嘱后,苏烟决定带逸宝出去转转,晒晒太阳。

母子二人“武装”一番后,苏烟推着逸宝出了门。

逸宝也知道,妈咪为什么这么谨慎害怕,他害怕那个男人找到他们母子,然后让他和妈咪分离!

坏蛋!

陪着逸宝转了一圈,正准备和逸宝从酒店的后门回去,还没走几步,突然看到两个黑衣男人拖着一个血肉模糊的男人出来,他的手指和脚趾都已经不见。

苏烟微惊,反应过来后急忙低下头,捂上逸宝的双眼。

浓郁的血腥味扫过鼻尖,苏烟皱起了眉头。

在这权贵横行的帝都,普通人在他们眼中犹如卑贱的蝼蚁。

而那个和她有着血海深仇的男人,就站在这权贵金字塔的巅峰!

“妈咪,刚才那个叔叔怎么了?”逸宝扬起小脸问道。

苏烟回神。

“可能是生病了,他们要带他去医院。”

社会的险恶,苏烟不想让逸宝知道。

“哦。”

傍晚,苏烟准备出去购买一些日用品,刚出门,听到电梯打开。

“祁总,医院都已经排查了三次了,这是所有可疑名单。”赵羽将手中的资料递给祁时霄。

第一眼,祁时霄就注意到了一个名字。

“苏燕?”

“是,她带儿子来做急性白血病的手术,也就是我们常说的换骨髓,但是这么大的手术,第二天她就办理了出院,很可疑。”

只隔着一个转角,苏烟听着这熟悉的谈话声,慌不择路,愣神间脚步声已经逼近,来不及了!

苏烟急忙低下头,怯生生地向前走去。

三人擦肩而过,苏烟肉眼可见地松了一口气,加快脚步。

“站住!”祁时霄那冷厉的声音突然响起。

苏烟不敢跑,只好停下脚步。

祁时霄看着这抹熟悉的背影,神色微沉。

“我们是不是在哪儿见过?”

苏烟现在想死的心都有了,压着嗓子开口:“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祁时霄死死的盯着那抹纤瘦的背影,已经开始在脑海中找寻这个人。

“转过身来。”

苏烟紧张不已,双拳紧紧地攥着,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冤家路窄!

当真是冤家路窄!

小说《一胎两宝,祁总天天吃回头草》 第5章 冤家路窄 试读结束。

文档下载:一胎两宝,祁总天天吃回头草苏烟祁时霄全本小说章节目录阅读.doc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