娄凡张晓萱的主角名小说叫什么

2022年05月12日 14:44:00

《古玉秘闻录》小说试读

第5章

“什么!?”我大吃了一惊,头也跟着一晕。

如果我没有跟着老梁去市里看那个精神失常的队员,那么此刻我的惊讶或许还没那么浓重。时间相隔的这么短,而且精神病人就说了那么一句话,我记忆犹新。

要是我能打开那道门,就算我赢......

“谁叫你问我这句话的?”我看着值班员,观察他的神色。

“这......”值班员不说话,咕咚咕咚的咽着唾沫,冷汗如雨,明显紧张到了极点。

看着他这个表情,我越发的相信,值班员本身没什么,他肯定是受人指使的。我得问明白,指使他来问这话的人究竟是谁。

“你别急,慢慢说,是谁叫你来问这句话的?”

“你就说,你能不能打开那道门......”值班员的表情一下子变了,脸上的五官全都挤到一块儿,那模样叫人分不清楚他是在哭还是在笑:“你要是答不上来,我就要死了......”

“胡说什么?别乱讲。”我在全力的想平息他此刻的情绪,避免过于紧张:“你先跟我说说,到底是谁叫你来问的?”

值班员又不说话了,额头上的冷汗像是雨点一样的顺着脸颊流淌,我们俩这样面对面的站了好一会儿,他的眼珠子就在眼眶里朝旁边转动了一下。

他是没有说话,不过他现在的表情已经给了我答案,眼珠子的转动顿时让我察觉出来,那个指使他来问话的人,在他的后面。很自然的,我的视线立即越过值班员,朝后面望去。

所里的宿舍在二楼,顺着我这个角度望过去,第一眼望见的,就是斜对面的值班室。宿舍和值班室相隔了有十五六米左右,值班室外面的走廊上有灯,我看不见那边有人。

“那个叫你来问话的人,是在值班室里面?”我又问值班员,不过没等对方回答,我的视线骤然一紧。

走廊的柱子旁边,似乎有一道影子,在昏黄的灯光照耀下,我首先看到的是一点如同荧光一般在闪亮的细小光点,紧跟着,那道柱子旁的影子,若隐若现。

它像一截焦黑的木炭,无声无息的站在柱子旁边,我看不到它的眼神,但它那样子,似乎正漠然的注视着这边,注视着我和值班员。

又是焦尸!!!

我头大如斗,脑袋嗡的就震响了,一种畏惧且又愤怒的情绪在脑海中唰的升腾起来。

“求求你......你就说吧,你到底打得开还是打不开那道门......”值班员哭丧着脸,嗓音里已经带着哭腔和哀求:“你要不说,我真的会死的......”

此时此刻,我头上的汗水一点都不比值班员少,我意识到,值班员好像没有危言耸听。但我回答不上来他的问题,因为这问题本身就莫名其妙。

“你不回答......我就只能死了......”值班员的脸色彻底的绿了,夹杂着强烈的绝望,他慢慢的退了两步,退到栏杆旁,抬腿就要翻过栏杆。那样子,分明是想从楼上跳下去。

尽管宿舍只是在二楼,可人在这样的情况下坠落,谁都不能保证会否危及生命,我赶紧就伸手过去拉他。

“别冲动!!!”

我可能还是慢了一步,等我伸手拉的时候,只抓住了一片衣角。值班员整个人像是一片飘落的叶子,从二楼掉了下去。

啊!!!

我心里又是一急,眼睛随即睁开了。在我睁眼的一瞬间,看到的是卧室里面淡淡的床头灯的灯光。

我还是好好的躺在床上,手里还拿着那本入睡之前看的书,眼睛自然而然的瞥向房门,房门关的很严,没有打开过的痕迹。

这就说明,我又做梦了。

我擦掉头上的汗水,坐起来点了一支烟,狠狠抽了一口。我并不是一个胆子很小的人,可我总觉得,如果我一直围绕着一件事物做梦,那情况就很不正常了。

这个时候,一个问题浮出了水面,在我的脑子里来来回回的扑腾着。

打开那道门?那道门是什么?在哪儿?

我很想认真的分析一下这个问题,可我缺乏有用的线索,就算把脑袋想破,也没有任何用处。

我再也睡不着了,尽管连着几天没休息好,身体疲惫,但这些乱七八糟又很离奇的事情让我的精神处于亢奋状态。我拿着书,一个字也看不进去。

如果换一种情况,我可能会马上离开南玉,哪怕回去以后受个处分,也绝不参与这种事情。但那具焦黑的尸体,还有那块刻着我名字玉佩,像是一场梦魇,挥之不去。我隐然觉得,现在就算我离开了南玉,回到北城,这件事情似乎也不会结束。

就这样,我睁着眼睛一直熬到窗外的天色发白,天一亮,我的情绪似乎也随之稳定了一些,脑子里再多事也架不住身体吃不消,天色泛白的时候,我迷迷糊糊的睡了一觉。

睡的时间肯定不长,我被院子里一阵喧闹声给吵醒了。天色已经大亮,所里的人开始正常工作,我想着老梁估计一会儿要找我,睡也睡不踏实,干脆就起床,熬到晚上再好好的睡。

我这边穿衣服起床的时候,一直能听见院子里的声音,开门看看,一堆人围在院子里,指指点点的不知道在说什么。

等我下楼之后,老梁正把人往办公室撵,叫他们别围堆,该干嘛干嘛去。我想去问问老梁出了什么事,几步一走出去,我浑身上下的汗毛,顿时一根根直立起来。

那个值班员,就吊在值班室的门口,人可能早已经死透了,脑袋连同双手双脚,都耷拉着。风一吹过去,他整个人都在轻轻的左右晃动。

“小娄,你过来。”老梁冲我挥了挥手,等我走到了跟前,他紧锁着眉头:“我刚来不久,只顾着处理这事,还没来得及叫你。”

我的头一下子像是重了一万斤,背后嗖嗖的冒凉气。昨天夜里做的那个梦暂且不提,但昨晚整个所里只有我和值班员俩人,他出了事,我能脱得了干系?

“昨晚,你听到什么动静了吗?”

“没有......你把我送回来以后,我睡不着,跟值班员聊了会儿天,然后就回去睡觉了。”我没办法把那个梦讲出来,人命关天的大事,岂是儿戏。

老梁认真的听我讲,没有流露出多余的表情,也没有说多余的话。

“小娄,我是绝对相信你的,一会儿局里的同志肯定要来,问你什么,你照实说就是了。”老梁显得很无奈,一副心力交瘁的样子,使劲挠着自己的光脑门,斜眼看了看死透的值班员:“按初步掌握的情况来看,他应该有畏罪自杀的可能。”

小说《古玉秘闻录》 第5章 试读结束。

文档下载:娄凡张晓萱的主角名小说叫什么.doc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