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武行(新书)大结局在线阅读

2022年06月08日 22:59:15

今天给你们带来龙人的小说《乱世武行小说》,叙述姜古庄刘雪柔的故事。精彩片段:这‘龙行八式’虽然总共只有八式,但每一式都含有九种变化,每一种变化又衍生出九种招式……总之,随着敌人武功的……......

乱世武行

《乱世武行》小说试读

微一沉吟,冲虚道长说道:刘施主,你所说的第二件事,事关重大,我们先放在一起,你所说的第一件事,是要我们九大掌门合力施救姜小施主,不知怎样个施救法?刘孝迈说道:大家都知道,‘摧心掌’是一门极为霸道的内家功力,如果被‘摧心掌’击中,最多不过活到七年,庄儿刚好是中掌七年,我想时日不多……我刘孝迈无德无能,虽然寻访了天下名医,但仍不能化解,后来不得不冒险求助‘一代圣手’上官慈,上官慈听说是姜大哥的儿子,才肯放我进去,可已无回天之力,但他却告诉我只有一个方法能救庄儿。顿了顿,刘孝迈神情激动地说道:这就要聚九大门派掌门人的功力,将庄儿体内的‘摧心掌’之毒逼出来!一阵骚动,众人相互对望了一眼,议论纷纷。悟性大师神功内敛,语调平静地说道:刘施主,照你所说的,一定能有效吗!刘孝迈说道:‘回天圣手’上官慈所说,我想应该是可行的,但只怕会对大家的功力有所影响!悟性大师说道:我佛慈悲,救人一命胜造七级佛屠。刘施主,我想这样也有一定的道理,只要能救得了姜小施主,我们的内力大耗也是值得的!刘孝迈大喜,纳头便拜:多谢悟性大师,只要大家能援手救得了庄儿,然后将我刘孝迈碎尸万段,我也毫无怨言!群豪看到刘孝这一代巨魔真情流露,欣喜而泣,无不耸然动容。突然,东道主华山派掌门人孙铸站起声来说道:慢,我有几个问题得请刘孝迈回答!说着冷冷地凝视着刘孝迈,语言充满火药味。刘孝迈说道:孙掌门,你请问,只要我刘孝迈能回答的,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孙铸说道:刘孝迈,我问你,‘神州刀尊’凭一口血光宝刀,纵横江湖三十余年,行侠仗义,不屑于结交任何帮派,江湖中人无不敬仰。你说姜大侠全家惨遭‘武圣门’毒手,我们姑且不怀疑你和姜大侠交往的真实性,单问你为什么逃得出来!孙铸在江湖上人称绵里针,意思说他心机深沉,为人谨慎,说出的这番话马上引起群豪响应,眼光刷的一下,一齐注视着刘孝迈。若在以往,刘孝迈早就勃然大怒,他一生最恨人家怀疑他的诚意,但今天为了小古庄,他必须竭力忍住,因为只有这一线希望。他暗对自己说:刘孝迈,你切不可冲动,为了姜大哥,今天就是吃屎你也得吃下去!想到这里,刘孝迈正视着孙铸说道:并不是我武功了得,当时,完全是一个救出庄儿的信念支持我逃脱虎口的。

孙铸冷笑道:那倒是我孙某看错你了,想不到江湖上大名鼎鼎的刘孝迈也如此义气,真是佩服。在一旁昂然则立、一副傲然不屈之色的姜古庄,剑眉一紧,叫道:你别对我刘叔叔冷嘲热讽,我看你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哼!大不了我不要你们帮助,有什么了不起。刘叔,我们走!刘孝迈双目圆睁,已是怒极,虎吼道:庄儿,不得无礼!姜古庄仰着脖子说道:刘叔,是他们……敌视你,平时,你总是告诉庄儿,士可杀而不可辱!刘孝迈缓了口气,叹道:庄儿,你脾气太倔犟了,他们没辱我,只是对我成见太深了,你就不要多嘴了!在座的群豪将两人的对话听得清清楚楚,虎父无犬子,想那姜古庄,一个十六七岁的年岁,如此傲骨,倒也难得,只是……群豪不敢正视他的面孔。孙铸忽然哈哈大笑道:好!好!演得好!好一出双簧戏,刘孝迈,你老实说,你这次到华山来,究竟有什么阴谋?你瞒得过别人,休想瞒得过我。刘孝迈没想到孙铸会有此一说,惊疑道:孙掌门这话怎么讲,我刘孝迈一生是罪孽深重,但我说过,只要大家能援手救了庄儿,我刘孝迈愿意以死谢罪,我刘孝迈喜欢打开窗户说亮话,当面锣,对面鼓,孙掌门说我刘某有什么阴谋,不妨当着大家的面说出来!孙铸冷笑道:好!刘孝迈爽快,我孙铸怀疑你是‘武圣门’派来的人!孙铸这样一说,群豪哗然,惊恐的注视着刘孝迈。姜古庄大叫道:臭老头,你不要血口喷人!刘孝迈喝道:庄儿,不得无礼!看来孙掌门对我成见已深,孙掌门,有什么高见就直说出来吧!孙铸说道:刘孝迈,你说姜大侠的儿子中了‘摧心掌’?刘孝迈昂然答道:不错,在座的不乏众多武林泰斗,应该看出这一点。孙铸哈哈大笑道:问题就出在这里,中了‘摧心掌’最多活不过七年,为什么不迟不早,拖延到武林大会时,你是不是想以我们为他疗伤大耗功力,然后与‘武圣门’的人来个里应外合,将我们正道人士被一网打尽!刘孝迈听了,目瞪口呆,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

此言一出,大厅上的群豪传出一片轻声低呼,显然众人都被孙铸的话震住了,这真的是一条绝妙毒计。刘孝迈双眼血红,望着悟性大师道:大师,依你之见呢?悟性大师双目低垂,双手合十,唱诺道:阿弥陀佛,刘施主,孙掌门说的也不是没道理,这时正值武林多事之秋,我们不得不从长计议!刘孝迈急道:这么说,你们不答应救庄儿?悟性大师说道:刘施主,佛讲因果,我们帮不了你!刘孝迈闻言,心灰意冷,彻底绝望了!他想到为救庄儿性命,带着庄儿沿街乞讨,辗转整个中原,风里来,雨里去,从来没叫一声累。甚至不顾性命,远赴西域,求见西域雄鹰堡的堡主任秀敏,跨大江南北探访绝命魔尊欧阳石和他惟一的武功传人夺命神尼的足迹。西域雄鹰堡主任秀敏被刘孝迈的精神所感动,但已无良策。欧阳石和程逸雪更是一个渺茫的希望,压根儿没有人知道他俩的行踪,不过,有不少人告诉刘孝迈,说夺命神尼程逸雪的黑白二雕,经常在华山一带出没。

眼看庄儿的生命大限一天一天临近,刘孝迈只得远赴山蜀水,求助回天圣手上官慈。尽管他知道上官慈不会见他的,因为自从上官慈的孙女儿上官痴被人掳走,就发誓不再行医救人,但这一次还是破例为刘孝迈提了这么一条建议。这也是能救庄儿惟一希望。没想到这惟一的希望也破灭了。刘孝迈不由流下两行清泪,人一下子像苍老了许多,一拉姜古庄的手悲愤地说道:庄儿,这就是正道武林,我们走!孙铸大喝一声道:刘孝迈,你也太下看扁天下英雄了吧,说来就来,说走就走,只怕没那么便宜吧!刘孝迈傲然笑道:孙大掌门人既不想救人,还要对我贤侄俩怎样!孙铸脸色发青,喝道:给我拿下!手一挥,背后的十二名剑客飞纵而出,刷刷刷亮出长剑,将刘孝迈和姜古庄围在中心。刘孝迈仰天狂笑,一拉姜古庄的手说道:庄儿,怕不怕?姜古庄豪气一生,大声道:不怕!刘孝迈说道:好!有种,今天我俩就见识见识一下所谓的名门正派!说着将手中的青冥剑当胸横起,和姜古庄背靠弟背,凝视注视着十二剑客。

忽然——一阵极为猛烈的狂风从厅外猛扑而来,顿时门窗格格作响。群豪大为惶恐,纷纷操起兵刃,站起身来。终于咔嚓一声暴响,厅门的粗门闩断为两截。凄风苦雨,夹杂着刘孝迈满含绝望悲愤的狂笑,群豪无不骇然!大家都寂立不动,谛听风雨声。华山派掌门人大喝一声,身子暴起向厅外疾扑而出。但在他身形刚一跌倒厅门口,一声砰然大震,孙铸的身躯被一股强大的反力倒卷而回,同时,一阵粗暴的狂笑传了进来。群豪大惊,只见孙铸面色苍白如纸,虽被十二剑客中的两名剑客左右扶住,未致跌倒,但却张口喷出一股血箭,显然受伤不轻。其余八大门派的掌门人,身形电转,略一示意,八人同时出掌向外推出。八大门派的掌门人第一次联手,一齐发出的掌力,如翻江倒海,何等威猛!门外传来一声惨叫。八条身影借着威势,扑了出去。接着厅外传来吆喝打斗之声。有人惊叫道:‘武圣门’的魔头找上门来了!顿时,四路群豪,十二剑客都撇下刘孝迈和姜古庄急扑厅外,参加群斗。大厅的烛火一起熄灭,一时默然无光。姜古庄见杀父仇人已到,不由得血脉贲张,说道:叔!我们去杀敌!刘孝迈一拉他的手道:不,庄儿,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更何况,此时误会已深,不管我们怎么做,他也不会相信我们的。走,我带你去一个地方!自从父母惨死,在姜古庄的心目中,刘孝迈就是他的父亲,他亲身感受到刘孝迈为他付出的实在太多了。整个紫金阁人声鼎沸,一片扰攘,刘孝成带着姜古庄穿过紫金阁的后门,沿着一条羊肠小道,来到一个崖前。四周一片寂静,说明已远离紫金阁。姜古庄大惑不解,问道:叔,你这……刘孝迈若有所思地说道:庄儿,这就是华山的思过崖,这里有你一个惟一的希望,也是最后一个希望,我必须试一试!姜古庄惘然地看了看四周,他心里清楚,刘叔临阵而逃,将他带到这里,绝不是贪生怕死,肯定有他的目的。四周一片漆黑。除了肆虐的狂风、倾盆大雨和万丈悬崖峭壁。姜古庄心想,这不毛之地,哪还有什么希望!刘孝迈伸后一指,说道:庄儿,你看,那里有一条瀑布,你看见吗?姜古庄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黑夜中果然有一条瀑布,从万丈石崖下飞流直下,如一条银链。说罢,也不容姜古庄答复,携着他的肩头几个起落,向瀑布那边奔去。

姜古庄困惑不解,说道:叔,你带我到哪里去?刘孝迈道:到了!转过一道山坳,姜古庄听到轰天巨响,眼前赫然出现一道如练倒挂的瀑布。瀑布击在下面的深潭,发出的响声如九天惊雷,震耳欲聋;击在崖石上,水花四溅,委实壮观。在瀑下的一个深潭,一片漆黑,深不见底。更令姜古庄惊奇的是:这深潭没有水外溢,瀑布昼夜不停地流下来,好像永远不能装满它。姜古庄望着这人间奇观,一时倒有些莫名所以。刘孝迈神色凝重地说道:庄儿,按算你现在只有四五天的活命时间,我原以为九大门派会看你爹的为人上,施手救你,没想到……唉!突然,刘孝迈跪倒在地,仰脸向上,分不清脸上是泪水还是雨水,声音悲怆地说道:姜大哥,我对不起你,不能为庄儿……姜古庄一抹脸上的雨水,说道:叔,能活几天就算几天,古庄一直陪着你,我不要他们救我,叔,你不要为我的事太伤心。刘孝迈站起身说道:不,庄儿,你知道吗?你是我们的希望,所有的血海深仇都交给你了,你不会死的,你一定不会死的,你答应叔,你一定要好好地活下去!刘孝迈神情激动,一把抓住姜古庄的双肩,双眼发出骇人的光芒,逼视着姜古庄。姜古庄只感到双肩一阵吃痛,木然地点点头。刘孝迈没在乎姜古庄的反应,自顾自地喃喃说道:黑白二雕经常出没华山,我踏遍了华山的千山万壑,细想,只有这碧水潭才是惟一的希望。特别是最近,我越来越有这种感觉,她一定在这碧水潭底。姜古庄困惑道:叔,你说谁在这个潭底?刘孝迈答道:‘夺命神尼’程逸雪!说着,眼睛闪现出一道神往的光彩,思绪似乎飘到过去,又道:如果‘绝命魔尊’已不在人世,那么他的惟一武功传人‘夺命神尼’就是迄今内功最高的人。江湖人传说,程逸雪背叛了师父,被其师‘绝命魔尊’欧阳石囚禁在一个秘处,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一定是被囚禁在碧水潭的潭底。姜古庄依然不明所以,问道:即使这就是囚禁‘夺命神尼’的地方,又与我有什么关系?刘孝迈急切地说道:怎么会没关系呢?你可知道,单是一个‘夺命神尼’的功力就比那些什么臭九大门派掌门高,她肯定会救你的!姜古庄这才明白,原来刘叔是要借夺命神尼的绝世神功内力为自己除去摧心掌之毒,不由的苦笑道:叔,这只不过是江湖上的一个传说,我们去杀敌吧,反正也活不长了,杀一个少一个。

刘孝迈沉声说道:庄儿,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尽管这是江湖上的一个传说,但任何事情都有其一定的因由,不会空穴来风的。我们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尽管希望只有万分之一的可能,但对你来说,却能换来一生的希望!姜古庄笑道:叔,这个赌注倒值得!刘孝迈神情悲肃道:庄儿,你假如能侥幸不死,一定要为你惨死的爹娘报仇,还有你那下落不明的柔妹……一提到刘雪柔,姜古庄心里一亮,那个天真活泼,刁钻机灵的柔妹,一颦一笑,尽浮脑海。那个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妹妹不知现在身在何处?其实他和刘叔一起走遍千山万水,也是处处在留意柔儿,甚至有好几次还认错了人,不知柔儿是生是死。想到柔儿,姜古庄一阵惘怅。七年了,漫长的七年,换来的却是自己的生命的终结,父母的血海深仇都不能报。忽然,姜古庄心头一抹电光闪过,对!为什么不赌一把,反正总是死,何况刘叔做事一向都很精明,他这样做一定下了很大的决心,才作出这样重大的决定。这样一想,姜古庄觉得人轻松多了,说道:刘叔,生死由命,富贵在天,我听你的!不过,你先接受义子姜古庄的跪拜!说着姜古庄双膝跪地,叩了三个响头,哽咽道:刘叔,请恕庄儿不孝,无力报答你对姜家的大恩大德!两人在碧水潭前抱头痛哭。刘孝迈拉起姜古庄,为他擦去泪水,说道:孩子,你去吧,天无绝人之路!姜古庄一拉刘孝迈的手,说道:叔!你多保重!说完,扑通一声,跳进了碧水潭。刘孝迈望着姜古庄毅然跳了下去。说实在的,他的心里也一点底也没有,他的心也就跟着往下一沉。良久,良久……刘孝迈站在碧水潭边,一任风吹雨打,如一尊石雕,在风雨中屹然不动。突然,他一声长啸,向华山绝顶扑去,他要和武圣门的魔头同归于尽。姜古庄跳下碧水潭,身子不停地旋转下落,一直往潭水深处沉下。潭水是温热的,身上暖烘烘的,仿佛不是在下地狱,而是升入天堂。姜古庄心境平和,索性半闭眼睛,闭气不动,一任潭水冲激、摇荡。此时,他想到了许多,刘叔、父亲、母亲、刘婶、柔儿……还有刘叔牵着自己的手走街串巷,翻山过岭,淌河涉水,那艰辛的岁月哟,充满了血泪的苦楚。

正在他胡思乱想之际,他感到自己已经停止了下落。伸手一摸,发现自己坐在软软的苔藓上,睁开眼睛,水中黑咕窿咚,什么也看不见。幸好,还能感到自己的存在。唉,姜古庄,你能死在华山的碧水潭中也算天待你不薄,每年都有皇帝来这里祭天的。想到这里,他竟顺着苔藓向前滑去。原来,潭底是个斜陡之坡,遍生苔藓,滑不溜手,一经滑动,就收势不住,只好任自己向前滑去!温水轻扶脸颊,甚是惬意。慢慢地,姜古庄越来越觉得惊讶,想那碧水潭的潭口不过比井口略大,没想到潭底却如此宽阔,至少已滑出二十余丈,仍然在不停地下滑。凭感觉,潭底越来越宽阔,终于,速度慢慢地慢下来,似是彻底底恢复了平静。更使他吃惊的是,慢慢地,他的头已现出水面,再往前滑出一段,连自己的胸部都露出来。

小说《乱世武行》 第7章 魔圣难分(3) 试读结束。

《乱世武行》网友点评

挽清梦:这本小说乱世武行题材新颖,不俗套,不会看着看着就没兴趣了,龙人大大文笔很好,很多情节都很正能量。

酒几许:好看,一本能让人忍不住看到凌晨四点,早上七点起床又接着看的小说,这种小说应该多一点。

文档下载:乱世武行(新书)大结局在线阅读.doc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