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元吉谢叔方小说结局

2022年06月10日 10:38:40

知名作家圣诞稻草人编写的《满唐红》,是一部穿越重生文,书中讲述了男女主角温李元吉谢叔方之间的感情故事,详细内容介绍:李元吉刚要吩咐守在殿外的门婢伺候自己穿鞋,就看到一个侍卫匆匆赶到了正殿前。武德殿的侍卫……...

满唐红

《满唐红》小说试读

尹阿鼠长得尖嘴猴腮的,留着两撇胡子,看着瘦瘦小小的,穿上宽大的绿色官服,活像是一个大王八。

李元吉很想知道,这样的人是怎么生出一个又靓又媚又聪明的闺女的。

难道是基因突变?

就在李元吉胡思乱想的时候,尹阿鼠已经走到了正殿门口,他也不拿自己当外人,理直气壮的吩咐门口的门婢、侍婢,去给他准备酒肉。

李元吉瞧着他指使府上的人,就跟指使自己家里人似的,心里很厌恶,但却并没有将他赶走。

李元吉想知道他所谓的出恶气,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能让一位贵妃父亲、王爷外公如此理直气壮的问他讨赏,事情应该不会小。

李元吉背负双手,回到了正殿内的长几后坐下。

尹阿鼠呼呼喝喝的跟了进来。

坐定以后,李元吉没急着发问,尹阿鼠也没急着说。

一直到酒肉上齐了以后,尹阿鼠一边吃着酒肉,一边志得意满的道:“殿下,我今日可是为你和太子殿下出了一口恶气。”

“哦?”

李元吉故作惊奇,“愿闻其详。”

尹阿鼠猛灌了一口酒,挤眉弄眼的道:“殿下和太子殿下不是跟秦王不对付吗?今日那秦王府的属官杜如晦骑马从我府上路过,被我找了个由头,痛打了一顿,手指都打折了两根。

殿下你说,我是不是帮你和太子殿下出了一口恶气?”

李元吉一愣,愕然道:“谁?”

尹阿鼠不解的道:“杜如晦啊,殿下不会不知道杜如晦吧?”

不等李元吉回答,尹阿鼠自问自答,语气坚定的哈哈笑道:“杜如晦可是秦王府的大谋士,殿下不可能不知道。”

李元吉脸上不露声色,心里暗自嘀咕。

杜如晦我当然知道,房谋杜断之名如雷灌耳。

只是这种人物,居然被一个泼皮打了,还打断了手指,实在让人难以置信。

李元吉默不作声,尹阿鼠急忙追问,“殿下,你说我该不该赏?”

赏?

赏你个大头鬼啊。

你这是将李世民往死里得罪。

李世民这会儿估计已经开始给你的坟头草定尺寸了。

说长三尺,就绝对不允许长三尺一寸的那种。

“我记得杜如晦可是秦王心腹,你打了杜如晦,就不怕秦王找你兴师问罪?”

李元吉疑问。

“嘿嘿……”

尹阿鼠猥琐的一笑,挑着眉,得意的道:“我打了杜如晦以后,就派人给宫里传了话。秦王想找我麻烦,那也得过了圣人那一关。”

尹阿鼠口中的圣人,就是李渊。

百官们只有在正式场合,才会称呼李渊为陛下,私底下叫什么的都有。

有叫圣人的,也有叫大家的,还有叫主上的。

具体的就看亲属关系,以及所处的位置。

百官们一般称呼李渊为圣人。

宫里的人一般称呼李渊为大家。

昔日唐国公府上的家臣,以及跟着李渊一起在太原起兵的从属,可以称呼李渊为主上。

李元吉心中感慨,还真是恶人先告状……够**,也够聪明。

尹阿鼠先将此事捅到李渊面前,再加上他女儿吹枕边风,他打杜如晦这一顿,就算是白打了。

李世民不仅没办法帮杜如晦找回场子,说不定还会挨李渊的骂。

杜如晦在历史上是大名鼎鼎,但他现在只是秦王府的一个属官。

即便是李世民在修文馆弄出个十八学士,将杜如晦的身份又抬了抬,在李渊面前依旧不够看。

一个国丈和一个亲王府属官发生了冲突,偏向谁,一目了然。

以李渊的身份,不可能跑去找杜如晦兴师问罪,所以一定会召见李世民,问李世民一个管教不严的罪过。

李元吉感慨,“你真是个人才……”

尹阿鼠此举,虽然不能让李世民伤筋动骨,但绝对能恶心死李世民。

若是李元吉有意跟李世民作对的话,尹阿鼠此举确实是在帮他出气。

可是李元吉无心争夺皇位,那么尹阿鼠此举就毫无意义,甚至还有点给他树敌的意思。

尹阿鼠不知道李元吉心思,听到李元吉夸他是个人才,乐呵呵的道:“那殿下还不犒赏犒赏我?”

李元吉瞥了尹阿鼠一眼,漫无条理的道:“你要讨赏,也该去东宫……”

尹阿鼠和李世民之间的恩怨,他不想插手。

尹阿鼠立马道:“东宫我已经去过了,太子殿下足足赏赐了我一百金饼。”

说完还冲李元吉挤眉弄眼,似乎在告诉李元吉,你的赏赐即便不能跟太子平齐,也不能比太子少太多吧?

李元吉瞬间失去跟这个财迷心窍的家伙继续说话的兴趣。

这家伙完全是爱钱不要脸,也不要命。

一个人吃两家饭,那得有一定的智慧,没有智慧,那就是在找死。

现在齐王府和东宫是合作关系,那以后呢?

他已经决定了退出皇权之间的争斗,以后注定要跟东宫分道扬镳。

尹阿鼠在东宫和齐王府反复横跳,不是找死是什么?

“既然我大哥已经赏过你了,那我就不赏了,天色已晚,你速速回府去吧。”

李元吉淡然吩咐。

尹阿鼠急了,“那怎么行?!我帮殿下出气,殿下不赏我,以后谁还肯为殿下出力?”

李元吉瞥着尹阿鼠语气微冷道:“所以我非赏赐你不可?”

尹阿鼠听出李元吉语气不善,他想仗着身份强辩,但想到齐王的恶名,只能忍气吞声的嘀咕,“即便是不赏钱财,赏个婢女也行……”

说着,看向了守在门口的门婢。

门婢姿色上佳,年龄不大,是个美人胚子。

尹阿鼠早就盯上了,只是没找到合适的机会讨要过去。

“送尹监门出府!”

李元吉懒得再跟尹阿鼠废话,他跟一个注定要死的蠢货没有什么好讲的。

门口的侍卫,听到李元吉吩咐,立马走进殿内。

尹阿鼠难以置信的瞪大眼,大叫,“殿下?!你怎能如此对我?!”

“叉出去!”

李元吉冷喝。

侍卫浑身一颤,快速上前架起尹阿鼠就往殿外跑去。

尹阿鼠被侍卫们架着,依然大喊大叫。

李元吉充耳不闻。

至于尹阿鼠回头会不会像对付李世民那般,跑到李渊面前去告状,李元吉一点儿也不在乎。

尹阿鼠的女儿是贵妃,外孙是亲王,但仅仅是个没有外戚依仗的无权无势的贵妃、一个封地仅有百户的庶亲王而已。

李元吉的便宜老娘可是皇后,外戚势力相当庞大,封地拿万户说话。

双方之间有天壤之别。

而且李元吉是嫡亲王。

在大唐,嫡庶之间的差距,犹如天堑。

嫡系的子女,从出生起,就拥有家业的继承权、话语权。

而庶系子女,从出生起,就是为嫡系而活。

嫡系需要他们做什么,他们就得做什么,不需要他们了,他们才能为自己而活。

李渊自己就是嫡庶之道的受益者,他肯定会拥护嫡庶之道。

况且,李渊的嫡系子女,在智慧、能力、才情上,远远碾压庶系。

李渊对嫡系子女的感情、爱护,也远比庶系更深。

李渊除非是疯了,不然不可能为了一个贵妃、一个庶皇子,为难自己的嫡系子女。

尹阿鼠真要是去告状,李渊顶多也就骂骂人而已。

……

李元吉料到了尹阿鼠会去告状,只是没料到尹阿鼠告的那么快。

在李元吉送走尹阿鼠,放弃了出去走走的打算,准备就在武德殿正殿歇下的时候,李渊身边的近侍宦官内侍少监刘俊就匆匆赶到了武德殿。

刘俊是一个面白无须,白胖白胖的中年人,穿着内侍省少监的官服。

见了李元吉,躬身一礼,直起身,高声道:“大家口谕,着殿下到两仪殿见驾。”

李元吉刚刚脱下外衣,听到刘俊这话,又开始穿。

“尹阿鼠去两仪殿告我了?”

李元吉一边穿衣服,一边仰头问。

刘俊没有回话,只是躬身而立。

前身不仅跟府上的人关系不好,跟宫里其他人关系也不好。

以至于李元吉找刘俊套话,刘俊都不搭理。

据李元吉所知,刘俊去了东宫或者秦王府,一般都会透漏一些消息的。

李元吉也不在意,穿好衣服,又道:“我不是被禁足了吗?能出去?”

刘俊弯下腰,轻描淡写的道:“大家召见,自然能出去。”

李元吉点了点头,没有再多言,跟着刘俊出了武德殿正殿。

正殿门口的门婢赶忙为李元吉披上了一件厚厚的大氅。

李元吉披着大氅,坐上了宝撵,晃晃悠悠的赶往了两仪殿。

宫内坐撵,是李渊给三个嫡子的特权,嫡女都没享受到,一些重臣也只能享受坐轿、骑马的待遇。

从武德殿往西,穿过大吉门、立政门、献春门,便到了两仪殿。

两仪殿的占地面积是武德殿的四倍,除了正中庞大的一座两仪殿宫殿外,四周全是空地。

夜色正浓,两仪殿内外灯火通明,但依然没办法照亮两仪殿所有的地方。

李元吉只能凭借着烛光和月色,欣赏欣赏两仪殿高大、沉稳、厚重的轮廓,没办法欣赏到两仪殿的全貌。

两仪殿是李渊就寝、处理政务、招待重臣的地方。

四周有数千宿卫在把守,殿门口有七八百宫人在伺候。

那守在殿门口,挑着灯笼,躬身而立的宫人们排成长龙,十分引人注目。

李元吉的宝撵到了殿门口的台阶下就停下了,李元吉下了宝撵,整理了一下衣冠,心里有点小忐忑、小激动。

虽然李元吉在穿越的第一刻就看到过李渊的背影,在穿越后又无数次从前身的记忆里看到过李渊,但他还是第一次直面李渊真人,心里难免有些激动。

别人只是在历史中看李渊,他却能看活的,能动的,怎么能不激动?

至于忐忑,是因为李渊的身份。

虽然历史上对李渊评价不高,但李渊再怎么说也是一位开国称祖的人物,其智慧、谋略、胆识、才情等等诸多方面,肯定都远超常人。

他若是在面对李渊的时候说错了话,又或者露出什么破绽,被李渊盯上,难保不会被李渊发现他的秘密。

小说《满唐红》 第3章 第0003章 中山狼 试读结束。

《满唐红》网友点评

沦落红尘:在看完《满唐红》文章后,我不敢轻易回复,我担心我庸俗不堪的语言会玷污了这世间少有的文章。但我还是回复了,因为我觉得如果不能在如此精彩的文章后面留下自己的足迹,那将会成为我一生的遗憾。请原谅我的自私!

南汐寒笙箫:这本书内容丰富多彩,主角李元吉谢叔方为人处事方式挺不错的,更新快点吧

文档下载:李元吉谢叔方小说结局.doc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