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藏读物《容谙赵徽鸾》容谙赵徽鸾完结版免费阅读

2024年04月03日 09:26:07

温馨提示:这篇文章已超过15天没有更新,请注意相关的内容是否还可用!

容谙赵徽鸾是一部扣人心弦的小说,由佚名倾力创作。故事以容谙赵徽鸾为中心展开,揭示了一个令人神往的世界。随着剧情的推进,容谙赵徽鸾不断面临挑战和考验,同时也发现了自己内心的真正力量。这部“婉婉。你怎么来得这么早?”她一眼看到沈知韫,将人招到自己身边。沈知韫笑道:“托殿下的福,让臣女……将让你沉浸其中,无法自拔。...

容谙赵徽鸾

《容谙赵徽鸾》小说试读

温言猛地停步。

“小妹,为兄的事你不必多管。你若不愿待在国子监,为兄这就修书一封回府,着人来接你回去。”

温霓禾未曾见过兄长这般辞色,怔愣愣吓在原地。

沈知韫冷嗤一声,拉着赵徽鸾折身回学舍。

路上,她同赵徽鸾说起沈之瑶同温言的事。

“上元节那日,瑶姐姐去庙里给已故父母点长明灯,不想,温言一见瑶姐姐,惊为天人。”

“他寡廉鲜耻,一路尾随至我沈府,打探瑶姐姐的事儿。家丁将其挡在门外,温言见我出来主事,只得将捡到的玉佩托我转交给瑶姐姐。”

赵徽鸾扬眉笑问:“只是为了还玉佩?本宫不信。长眼的都瞧得出来他对你瑶姐姐是什么心思。”

“诚然,我也不瞎。”

“后来我把玉佩转交给瑶姐姐,瑶姐姐听说那登徒子是温阁老之孙……诶?崇文阁?”

沈知韫一见藏书楼,眼睛都亮了。三步并作两步往阁里走。

她来国子监的一大用意,便是冲这天下藏书第一的崇文阁。

“婉婉,话不能说一半,你……”

赵徽鸾慢吞吞跟在她身后,一脚踏进崇文阁,人还没走进去,沈知韫突然折身回来。

她一手挡住赵徽鸾的眼,一手掐住赵徽鸾胳膊,将人往外带。

“没什么好看的,走吧走吧。”

赵徽鸾嗅出她举止间的一股子心虚味儿,笑嗔:“神神秘秘,有什么是本宫不能看的?”

她拉下沈知韫的手,笑容顿时僵在脸上。

只见两列高大的书架间,容谙一手扶着架子,一手托着上头即将掉落的书,以免砸到他身前的沈之瑶。

沈之瑶正抬着受惊的眸子,与容谙对视。

两人听到门口的动静,齐齐望过来,见是赵徽鸾二人,又面不改色地收回目光。

“你要哪一本?”

容谙把快掉落的一摞书拿下来,听沈之瑶报出书名,他看了眼,抽出一本递给沈之瑶。

沈之瑶拿到书后,朝容谙行礼告退,经过赵徽鸾时,又同赵徽鸾行了礼。

容谙又在架子上挑了几本书,转头看向赵徽鸾。

“殿下。”

“给本宫的?”

赵徽鸾不大自在地接过,又听他说:“殿下若有不懂之处……”

“本宫自会来寻先生解惑。”

容谙一愣。

他本意是想说“殿下可以问博士或助教,再者沈姑娘也行”,但看面前小姑娘扬着眉笑得一脸得逞,他不由自主地点了头。

“也可。”

沈知韫暗中瞧出容谙的颔首带tຊ有几分宠溺,不由得想笑。

“司业,没有给小女的书吗?”

容谙低头去理书籍。

“沈姑娘的诗作与文章,本官有幸拜读过,亦是钦佩不已。崇文阁中若有沈姑娘想看的书,自取便是。”

沈知韫忍笑,同赵徽鸾回了学舍。

国子监每月朔望日有习射课。

章云驰三箭接连中靶,负责习射的马助教乐得不行,直夸此子了不得。还让他帮忙教学子。

只是男女有别,章云驰不好教女学生。

温霓禾道:“听闻殿下的箭术是同章公子学的,想来也很不错。”

正在教同窗拿弓的章云驰,闻言一惊,急急去看赵徽鸾,生怕自个的英明毁于一旦。

却见赵徽鸾拿着弓把玩,听见温霓禾的话,她嘴角勾了起来。

“难不成你想让本宫教你?”

她随手丢下弓,睨了温霓禾一眼,径自去亭子里歇脚去了。

只是那一眼仿佛在说“你也配”,让温霓禾登时涨红了脸。

马助教不敢说独自在亭子里饮茶的赵徽鸾,但他盯着面前一群手无缚鸡之力还心不在焉摆花架子的世家子,眉头皱得老高。

这个全是仕宦公子**的班,教起来委实累人。

沈知韫素来拿笔的手,现在拿起弓来怎么拿怎么不对劲。好不容易射出去了,箭却直直掉在她脚尖。

看得章云驰哈哈大笑。两人一时拌起嘴来。

赵徽鸾坐亭子里看热闹,视线一转,落在沈之瑶身上。

在一众拖时间等散学的学子当中,弱质女流沈之瑶显得格外认真。

看得出来她不会射箭,但她很努力学,盯着箭靶的样子像是要把靶盯穿。

散学了,她还在校场里练。

可她同赵徽鸾一样,实在没天赋。

不一会儿,手掌便磨出了水泡。

她痛得只好放下弓,边上递过来一条干净的帕子。

沈之瑶一愣,见是温言,转身就要走。温言却难得强势,拉起她的手,小心地吹了吹,给她绑好帕子。

赵徽鸾瞧得起劲,不由得换了个姿势,翘起了二郎腿。

“殿下倒是不拘小节。”

不知何时,容谙也来到了亭子里。

他虽是同赵徽鸾说话,眼睛却看着校场里的温言与沈之瑶,眸色微沉,不知在想些什么。

赵徽鸾不要脸地回了句:“先生谬赞。”

容谙侧目看她。

她放下二郎腿,笑道:“司业是众学子之司业,先生是本宫一人之先生。”

“先生与那沈之瑶沈姑娘是旧相识吗?”

容谙不答反问:“殿下何出此言?”

“本宫见你待她与旁人不同。”

“都是微臣的学生,微臣自当一视同仁。”

“无一人例外?”

“……”

容谙嘴唇动了动,又抿起,垂下眼,不答。

赵徽鸾皱着鼻子哼了哼,走出亭子。

校场里早已无人。

国子监东侧有一道与隔壁先师庙相通的持敬门。院墙那边传来匠人们上工的动静。

赵徽鸾向经过的学子询问。

有知情的告诉她:“陛下下旨,命工部在先师庙内另修一座启圣祠。”

赵徽鸾挑眉,是个捞油水的好活儿。

她问:“何人主修?”

“新任工部主事,王贺王大人。”

正六品的工部主事,同容谙的品级一样。

在琼林宴上开罪温鸿老贼后,竟还能有如此擢升。

此人果然有些能耐。

又听走远的学子低声说:“还得是拜温阁老作义父管用啊!哼,一声义父,升官发财。我敢与你们打赌,不出半年,他就能赶超咱们容司业。”

“嘘!你不要命了?不想想现在国子监里都有谁!”

原来如此!

赵徽鸾暗笑,转身看到隐在树丛后的温言。

“殿下。”温言笑着出来同她见礼。

“水云间的百合酥皮鸡,殿下要尝尝吗?”

赵徽鸾看向他手中的油皮纸,从善如流地点点头。习射课后她确实有点饿了。

两人寻了个清净无人的亭子。

“方才的话,你听见了吧?”赵徽鸾咬着鸡腿问他。

温言很是寻常地点了下头,吐出一嘴骨头。

“温某向来不闻朝政,不理家事,只安心做个……”

小说《容谙赵徽鸾》 容谙赵徽鸾小说第23章 试读结束。

文档下载:私藏读物《容谙赵徽鸾》容谙赵徽鸾完结版免费阅读.doc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