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荆挽薄允洲全文最新章节正版小说免费阅读

2024年05月24日 00:24:18

温馨提示:这篇文章已超过31天没有更新,请注意相关的内容是否还可用!

苏荆挽薄允洲是一位寻找真相和正义的年轻侦探,在茶清小书创作的小说《年下:小野狗他不经撩》中,他(她)破解了一个个复杂的谜团。通过勇敢和聪明的推理,苏荆挽薄允洲逐渐揭示出真相,并为受害者伸张了公正。这部小说充满悬疑与惊喜,“苏荆挽!好你个苏荆挽!”还有他那个吃里扒外、帮着外人一起算计他的狗屁兄弟!“真有……将引发读者对智慧和正义的思考。...

年下:小野狗他不经撩

《年下:小野狗他不经撩》小说试读

吃饱喝足,瞿允洲没多久留。

他上楼,进了那间给他准备的房间。窗子面朝南,天暖和的话,整间屋子都会充满阳光。房内还有几盆多肉,一盆向日葵。落地窗边,柔软的沙发、精致的小桌椅,是晒太阳的绝佳位置。

床边还有两个零食架,跟投影仪放在一起,想看电影的时候可以一边吃零食一边看电影。

不仅如此,房间的墙上贴了男孩子会喜欢的球星海报。

她,布置的挺细心的。

骨节分明充满力量感的手划过被子的一角,感受着传过来的温暖。

被子今天刚刚晒过,摸起来柔软舒适,手感相当好。

房间内还充满着一股好闻的柑橘柠檬香。

他收回目光,找到自己的物件,叫了出租车,然后就要离开。

苏荆挽收拾完厨房,一上二楼就看见他拖着行李要走,连忙拦住。

“不是,我是能吃了你还是咋滴?”她仰着脖子,双手架在门框上。

但要是他执意想走的话,她根本拦不住。

但要是真让他这么走了,他又能去哪里呢?

小混混欺负他可咋整,大冷天的,一个人拖着行李去住酒店,他才17岁,哪里来的那么多钱?

“真的不想在这里住下啊?”

“嗯。”他淡淡道。

“算了,那我也不逼你,你想去哪里住?我跟过去照顾你。”

一听这话瞿允洲就又生气了。

“你有完没完?劳资上哪儿你都想跟着是吧?”

直觉告诉苏荆挽,她不可以说狠话,这小孩习惯性地把人往外推,一旦她表现出什么“你以为我想跟着”类似的话,无异于把他推的更远。

跟这个小孩相处她都快总结出经验来了。

但是,她心里也有火气,她本来就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一而再再而三地在这同一个人这里受憋屈,这要是在平时根本忍不了,不把他掀了都算好的。

一想到照顾瞿允洲是在替苏父完成承诺,她将自己心中的火气生生压下。

缓缓开口:“我怕外面的小混混欺负你,害怕他们会把你带坏。

瞿允洲,别让家里担心好不好?”

她眉眼专注,莹莹如星的眸子关切地望着他。

黎疆那大傻子要是在这里的话,肯定会不合时宜地笑出声。

混混头子还怕被小混混欺负、带坏?

先来个能打得过他的再说。

“苏荆挽,脾气好成这样,不是你之前睚眦必报的时候了?”

“你这,唉,此一时彼一时啦,我现在要是敢睚眦必报,你这小屁孩看见我得绕着走,咱俩还能这么友好地玩耍?”她着重强调“现在”这两个字。

还玩耍?他这辈子都不会跟苏荆挽友好地玩耍。

司机师傅打电话过来,他人到了。

瞿允洲没再废话,搬起行李就要走,苏荆挽没拦他。

给瞿允洲转了些钱,他如数退还。

养小孩真的是一件难事儿。

“你找到住的地方跟我说一声行不?”

“不太行。”

“你不说那我跟着了?”

“你敢。”

“司机师父!等等我!我也要上车!”她连忙跟司机师父打招呼,瞿允洲差点没拦住。

她当然敢了,这有啥不敢的?

“苏荆挽!”

“昂?你说不说?”

“说说说!”

烦!

瞿允洲走后,她给黎疆打了个电话,让他关注着点瞿允洲,要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就打电话给她。

清明假期就三天,这三天先看他干点啥。

反正,人已经上学去了吗不是,接下来就是怎么让他好好学习了。

她也不能把人逼得太紧,要是想玩的话,玩一玩也行。

可是,他要是忙着玩的话,那作业怎么办?

回客厅一看,瞿允洲的书包落下了。

然后,手机上收到一条消息。

小屁孩:书包里都是作业,辛苦你了姐姐坏笑

苏荆挽:“?”

大美铝:啥意思?让老娘给你写作业?

小屁孩:姐姐应该不瞎微笑

大美铝:……

这声姐姐虽然动听,但是她不想应。

车上的瞿允洲难掩喜色,这么看来,上学也不是什么坏事。

他负责上学,苏荆挽负责写作业,这学也没那么难上。

她不是想做姐姐吗,那就先把作业给写了吧。

夜色盖住了这座城市原来的样子,但是没能遮掩住少年上扬的嘴角。

*

瞿允洲带着大包小包的行李搬去了黎疆那里。

然后,黎疆被打得在床上趴着,爬都爬不起来。

“哥!这都是荆挽姐姐的主意,我就是个干活的呜呜呜。”

“你怎么能只打我一个人呢?”

“我难道不是你最好的兄弟吗?”

“呜呜呜,我好委屈!”

瞿允洲洗完澡出来,就看见这傻蛋鼻青脸肿地在那儿诉苦。

他差点没忍住再给他来一顿毒打。

“不是哥,你还真打算自己住啊,荆挽姐姐多好啊。”黎疆抹了一把泪,瞪着无辜的大眼睛看着瞿允洲。

“劳资不喜欢欠别人的。”

欠的都是要还的。

他还不起那么大的恩情。

在外边打拳,说不准哪次比赛活着走不出八角笼,浑身是血地死在里面。

就他这样的,还是别给别人添麻烦了。

瞿允洲在黎疆身边躺下,静静地看着天花板。

昏暗的节能灯,破旧的天花板,一股霉味的房间,哪哪都比不上苏荆挽那里。

但这才是他该待的地方不是吗?

不久,身边响起有节奏的呼噜声。

在这一刻,瞿允洲真正确认,他好像,真的没有家了。

没有家人,没有未来,没有前途,什么都没有。

只有这一身蛮力,和数不尽的时间。

这个清明假期,他要去H国待两天,不是去玩,是去参加俱乐部之间的比赛。

不论死活,只要输赢。

对手只有18岁。

据说从业之前也是个小混混,被俱乐部老板收下之后参加了好多次比赛,无一败绩。

比蛮力跟速度,他有四成把握可以赢。赢了的话,兑换人民币有五万块奖金。

抽成能赚一万块。

到时候可以拿去买肉,买小蛋糕。

明天晚上的飞机,走之前,得先去苏荆挽家里吃顿好的。

她做的排骨、猪蹄都很好吃。

她家的味道很好闻。

这么想着,眼皮越来越沉,直至进入梦乡……

小说《年下:小野狗他不经撩》 第14章 试读结束。

文档下载:苏荆挽薄允洲全文最新章节正版小说免费阅读.doc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