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必备蒋云初秦少沭小说

2023年03月31日 22:56:13

温馨提示:这篇文章已超过479天没有更新,请注意相关的内容是否还可用!

蒋云初的《蒋云初秦少沭》的描写展示了许多意想不到的元素,虽没特别新鲜内容,但是依旧不会觉得老套。主角是蒋云初秦少沭,讲述了:蒋云初抿了下唇,沉默了几秒,随后,她放下手里的鸡肉,洗净了手,转身走出去,拿起茶几上的手机,拨打了他私人号码。……...

蒋云初秦少沭

《蒋云初秦少沭》小说试读

接下来的三天,蒋云初天天练到晚十点半,前两天晚上回到家,秦少沭都在,第三天他没在,蒋云初洗完澡躺在床上,他还没回来。她闭着眼睛,一边等他一边胡思乱想,很快,她便睡着了。

夜半。

身侧床边躺下一人。

蒋云初半睁眼,下一秒,男人的手伸过来,搂着她的腰,把她抱了过去。

隔天,便是首席竞选日。这一天,进了大堂,就能感觉到那紧张的气氛。出了电梯,所有练舞室不管门关没关,都有人在。刚到她最近常用的练舞室门口,就被姜云一把拉了进去,姜云捂着胸口,说道:“好紧张。”

蒋云初放下保温杯,脱掉T恤,露出里面的练舞服,道:“不要紧张,先练,还没轮到我们。”

“熟悉一下,找找感觉。”

她安抚道。

姜云紧张地点点头,拉伸了一下,她问:“你知道今天的裁判是谁吗?”

蒋云初摇头。

姜云:“哎,希望不是唐奕老师。”

唐奕点评很犀利,她的要求非常高,很少有人能达到,所以这也是为什么B组这两年一直没有首席的原因,为了锻炼她们,她甚至有时让B组的人去给其他剧团做陪衬,只为了让她们多学习。

如果没有达到她的要求,基本无缘首席。

蒋云初跟姜云两个人练着,很快就拿到她们的排队号码,蒋云初是4号,姜云在5号。算着时间,两个人继续练,外面走廊吵吵闹闹的,大家拿到号码,哀嚎的哀嚎,紧张的紧张,议论纷纷,不少人无心再练习了。

姜云受影响,也直接盘腿坐下来,深呼吸。

蒋云初跳完最后一段,也跟着坐下来,她拿毛巾擦汗,跟姜云对视着。两个人静静地听着外面的动静。

几分钟后。

有人敲了她们的门,道:“3号在跳了,很快到你们了。”

姜云:“天呐,更紧张了。换衣服换衣服。”

蒋云初起身,跟姜云一起,换好了衣服,接着开门走出去,走廊人来人往,但考场那边聚集的人更多,几个妆容精致穿着舞服的组员面对面站着,在说话,在相互安慰。蒋云初跟姜云站在门口,正好,门一开。

于眉从里面出来,她眼眶红红,蒋云初跟姜云对视一眼,赶紧退开,跟她关系较好的冯琳握住她的手,于眉有些崩溃,“好难啊,我跳坏了,呜呜呜——”

“蒋云初。”唐奕的助理喊了一声。

姜云立即道:“快,快。”

蒋云初在姜云的鼓励下,推门走了进去,绕过了屏风,她一眼对上夏情的眼眸,夏情坐在第三个裁判的位置上,笑容极淡。

蒋云初一愣。

第三个裁判竟是夏情。

她抿紧唇收回视线,随后在唐奕跟徐老师跟前站定。唐奕今日妆容很淡,但因为发型的原因,看起来非常锋利。

她丝毫没有半点柔和感,难怪组员被吓到。

她眼底也含着非常犀利的审视。

三个人中,只有徐老师朝她鼓励地点头。

蒋云初后退一步,说道:“我是蒋云初,这次要表演的舞蹈曲目是《柳叶》。”

听见《柳叶》二字,唐奕神色顿了下,有几分诧异。音乐声缓缓响起,紧接着音乐极其锋利,蒋云初手抬起来袖口晃了一下,下一秒,整个人跟着音乐开始转圈,青绿色的裙子旋转,直接进入高/潮部分。

她那身子宛如柳叶一般,随着无形的风,下腰,旋转,每个点都卡得刚好,音乐舒缓的时候,她垫脚,慢慢向前,眼睛跟唐奕对上。

唐奕眼里闪过一丝惊艳。

蒋云初袖子一扫,半空中垂落,就像柳叶一般。

音乐声停。

蒋云初站好,鞠躬。

考场安静几秒。徐老师开始鼓掌,掌声响起后,唐奕才回了神,她点了点头,这时,夏情笑着出声,道:“这支舞蹈,是不是把节奏改得太快了?”

刷地。

几个人看向夏情。

蒋云初也看了过去,她抿紧唇。

夏情支着下巴,说道:“确实太快了,快得一般人跳不出那种美感。”

蒋云初指尖紧了几分。

徐老师张了张嘴,正想说什么,但她止住了,她对蒋云初说:“你先出去吧,叫下一个人进来。”

蒋云初点点头,转身出去,她看一眼夏情,夏情止住了笑,就那么看着她。姐妹俩视线在半空中跟刀锋一样,直接哐当划过。蒋云初拉开门,姜云立即问道:“怎么样?怎么样?”

蒋云初:“还没出结果,你先进去吧。”

姜云:“哦,好吧。”

随后,她深呼吸一口气,跟蒋云初擦肩而过。蒋云初走出去,不少人隐隐看她一眼,蒋云初直接走到对面的其中一张椅子坐下。姜云出来眼眶也是红红的,她哭着说道:“我跳到一半摔地上了。”

蒋云初赶紧拉着她坐下,“没事吧。”

“没事,就是丢人。”

接着,念到号的其他人也陆陆续续进去,每个人出来的表情不尽相同,夜幕降临,最后一个组员考完出来。考场的门紧闭,所有人都在等候区盯着那扇门,两分钟后,里面爆出了吵架的声音。

声音大得吓人。

唐奕的助理赶紧上前,推开门要进去。

就听到徐老师冷着声音大吼:“我说了,蒋云初绝对担得上B组的首席。”

“唐奕,你放下你的偏见,认真地想想,刚刚她表现得不好吗?你们A组能挑得一个出来跳《柳叶》吗?”

唐奕:“夏情说得没错,舞蹈节奏改得太快了。”

徐老师:“唐奕!”

夏情嗓音传来:“徐老师,我不是说你改编得不好,而是她跳得不够好。”

刷地。

所有人看向了蒋云初。

那些目光,各种情绪,但更多的是看好戏。谁让夏情是裁判,命脉握在她的手里。十分钟后,徐老师摔门而出,她匆匆地看蒋云初一眼,便走了。

蒋云初整个人坐在原地,没有动弹。

安静许久。

姜云拉着蒋云初的手臂,“走,回家吧。”

蒋云初起身,不知怎么跟姜云去拿的衣服,她只在身上披了件外套,接着出了门,天气确实冷了。

陈叔下车,给她开了车门,说道:“这几天要冷啦,蒋云初你下次还是换了衣服再出来吧。”

蒋云初嗯了一声,坐了进去。

回到别墅,别墅灯光亮着。蒋云初进了门,朝楼梯走去。这时,秦少沭的声音传来,“回来了?”

蒋云初脚步微顿,随后,她转过身。

秦少沭放下平板,抬眼,看到她没换舞服,他挑了下眉,“今天是首席竞选日?”

蒋云初袖子垂着,她没应。

秦少沭看着她,“如何?”

蒋云初突地,走了过去,走到他的跟前,她脑海里乱糟糟,随后,她突地道:“夏情是裁判,我是案板上的鱼,她手起刀落就把我给杀了!!”

秦少沭眼眸瞬间变得锐利。

蒋云初指着他,“你是不是也觉得这个首席之位我不配?”

她指尖纤细,白皙,泛着淡淡的粉。秦少沭敛眉扫了一眼,随后大手按住她的腰,把她按向跟前。

他眯眼:“所以?我明天去剧团,让她们改结果?把你扶上首席之位?”

他语气很低,蕴含威胁。

蒋云初手推着他的肩膀,紧盯着他狭长的眼眸。

“把夏情拉下来吗?你舍得吗?!”

秦少沭下颌一紧,紧盯着她。

作者有话说:

这章继续100个红包,明天见,么么哒。感谢在2022-05-2215:27:38~2022-05-2316:31:1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鹿搖瑶、U、叶韵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G51瓶;云白21瓶;南城、玛卡巴卡、吱~20瓶;陈述15瓶;叶韵、吴呜呜、孤岛、哈哈笑笑10瓶;4u9瓶;郭郭4570626、奶茶齁甜8瓶;jjjjjj7瓶;一份饭、NG、Fish、32979008、xy11-、王夫人5瓶;会飞的鸟、奶油小泡芙、念邮3瓶;45737171、韩二最帅、llllll、DDDD、泡菜肥牛酱、akili梨、大象小恐龙2瓶;viviana2017、七肯、绝世最靓、suncaiwei-i7、哇哦是小陈呐、抱起桑延就跑、豆浆喝多了、芋头西兰花、煦宸、二狗,你好、浅夏547、鄧、lumos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11章

吼得这一声,连带窗帘都似乎晃动了一下。蒋云初吼完,胸口起伏,随即开始推搡他的肩膀,秦少沭手掌用力,把人紧按着,他说道:“成绩,是要靠自己挣来的,蒋云初。”

蒋云初不停,使劲地挣扎。

秦少沭被她挣得心头烦躁,站起身,把她直接扛到肩膀上。蒋云初语调带了哭腔,“你放我下来,秦少沭。”

秦少沭没应,大步地上了楼梯。

直接把她扛到了房间,随后把她扔在床上,蒋云初晕眩了下,她撑起身子,秦少沭单膝上了床,把她肩膀按回床上,他捏住她下巴,道:“冷静下来。”

蒋云初紧盯着他的脸,慢慢地身子放松,倒了回去。

她看着他狭长的眼眸。

想起了大一那一年,他手插在裤袋,走过来,把手里的水扔给她们的教官,几分吊儿郎当,几分漫不经心,那被太阳投射得敛起的眉眼,锋利,俊朗。只那一眼,女生们惊呼,议论纷纷。

她抬手遮阳,手下的视线,住进了一个他。

那时候,她只是众多女生当中的一个,他一眼都没往她这边看。

泪水从她眼角滑落,秦少沭神色微变,指腹摸了下她眼角,说道:“成败乃兵家常事,哭什么?”

蒋云初撇开眼,泪水还在流。秦少沭沉默几秒,往旁边坐了去,随后把她拉起来抱着,按在腿上,蒋云初下意识地把脸转开,泪水没有控制住,就这么顺着脸颊滑落。秦少沭垂眸看她,随后捧着她的脸,给她擦泪水。

两个人都没说话,房里安静得很。

她哭,他擦泪,甚至她好几次躲着他的手,都被他捏了回来。

她也没有看他。

一直垂着眼。

秦少沭第一次发现女人真是水做的,他叹口气,问道:“吃晚饭没?”

蒋云初没应,根本不想应他。

秦少沭深深地看着她,几秒后,扯过床头的话筒,单手按了号码。

是给陈叔的。

几秒后,陈叔接起来,有些诧异老板这么晚还给他打电话,“闻总?”

秦少沭:“她吃饭没?”

陈叔愣了一秒,随即反应过来,问的是蒋云初,他分析道:“我估计没有,在楼下等的时候,没有学生下来饭堂拿饭菜,也没见外卖送进去。”

秦少沭:“好。”

说完,他挂了电话,而怀里的女人要挣脱,他大手紧握着她的腰,把她按在怀里,直接拨打了配楼的内线号,张姐那边刚搞完卫生,她喂了一声。秦少沭道:“张姐,麻烦你过来,给她做点吃的。”

张姐一愣,诧异了下,“好,蒋云初是还没吃饭吗?今天竞选啊,肯定很累了,我现在就去。”

秦少沭嗯了一声。

随即,他放下话筒,抬眼。

蒋云初接触到他的眼眸,立即挪开视线。秦少沭伸手,把她头发拨到肩膀后,道:“要洗个澡还是吃完先?眼妆都花了。”

蒋云初下意识地抬手去擦眼角,擦到少许的眼影以及眼线,她顿时就想全部擦掉。秦少沭把她拦腰抱了起来,走向浴室,把她放在门口,蒋云初脚一落地,看着他几秒,抬手握住门,用力地一甩。

砰。

秦少沭眉梢挑了下。

*

关上门后,蒋云初还看着门板,几秒后,她转头看向镜子,镜子里的脸,妆容已花,细细的眼线晕染开,深色系的眼影也被她给擦花了,狼狈至极。她冲向洗手台,立即挤了卸妆液卸妆,洗脸。

一边洗,她脑海里浮现夏情妆容整齐,跳那支《束缚》的样子,她把整个脸都埋在了水里,咕噜咕噜。

冒着气泡,她脑海里一下子是秦少沭给她擦拭泪水的样子,一会儿是他给陈叔张姐打电话的样子。

一会儿是他坐在台下看着夏情跳舞的样子。

搭在洗手台上的手指,用力到泛白,许久,许久,她刷地从水中起来,一脸的水,成串地滴落在洗手台里。

她微微喘/气,随后伸手扯了纸巾擦拭脸颊。

把纸巾捏成团扔进垃圾桶里,她剥下一身的舞服,打开花洒,开始洗澡。

二十分钟后。

秦少沭放下平板,扫一眼一桌的吃食,看向浴室的方向,他的手撑在膝盖上,准备起身,浴室门开,蒋云初穿着家居服,带着一身水汽走出来,洗得狠了,皮肤泛着红,她走得很慢,绕过柜子。

秦少沭见状,坐了回去,说道:“吃吧。”

蒋云初看他一眼,走过去,直接坐在地毯上,拿过勺子,张姐给煮了一碗瘦肉粥以及煎了两个鸡蛋,还炒了一个青菜。蒋云初舀了一口粥,睫毛上带着水珠,此时看起来乖巧温柔许多,秦少沭手肘支在大腿上,拿过打火机,点燃一根烟,咬在嘴里,眼眸睨着她。

烟雾缭绕。

他放下手,夹着烟,指尖微微把玩着。

蒋云初吃下一个煎蛋,她抬眼,对上他眼眸,道:“我见到你在演播厅的台下坐着。”

她一出声。

秦少沭指尖一顿。

四目对着,他眼眸一下子便锐利了。

像是被人触碰到什么底线一样,蒋云初无声一笑,抽了纸巾擦拭唇角,道:“你去看我姐姐跳舞吧。”

秦少沭薄唇抿成一条线。

他转动着烟,随后抬起手,把烟掐灭在烟灰缸里,“难怪我说,你那天连个衣服都没换,陈静送你去的?”

他语气平静,轻声询问。蒋云初抿唇,只是眼睛看着他,没应,秦少沭往后靠了靠,靠着沙发扶手,盯着她。

蒋云初也没挪开视线,只是略微闪烁。

几秒后,秦少沭嗓音低沉,问道:“你还有什么想问的?”

蒋云初眼眸定住。

秦少沭看着她,狭长的眼眸依旧难掩锐利,他是个经历过风雨的男人,一个眼神就能把人拿捏住。蒋云初在他眼神下,嘴巴张了张,最终,她竟没有开口,她迟疑了,她怕听到自己不想听的。

“蒋云初。”他起身,来到她身后,拆开她的毛巾,道:“你现在问,我可以答,但过了今晚,这件事情就过去了。”

蒋云初下颌紧绷。

眼神看着前方。

她头发披散下来,还带着湿意,秦少沭低头给她擦拭,很仔细地擦着。蒋云初一直没有吭声也没有动,几分钟后,张姐敲门,秦少沭说了声进,张姐走进来一看,愣住了,闻先生居然给蒋云初擦头发。

她从没见过。

张姐忍不住看了蒋云初。

可惜蒋云初指尖发凉,脖颈也被水珠滴得发凉,脸色也有几分苍白。张姐心想蒋云初今天肯定是累坏了,一看就没精神。

她收拾茶几上的碗筷。

然后小心地退了出去,门关上。

蒋云初回了神,她站起身,说道:“擦不干的,我去吹。”

说完,她躲开秦少沭手里的毛巾,转身朝浴室走去。秦少沭握着毛巾,一秒后,把毛巾搭在椅子上,坐回了沙发,重新点燃了一根烟,眼眸依旧看着浴室。

在浴室里,蒋云初胡乱地吹着头发,失神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其实在她得知秦少沭跟夏情有过去的时候,她整个安然的世界就被崩塌了,再没办法安心地过着每一天,她怕,怕夏情回来,把秦少沭抢走。

怕秦少沭对夏情念念不忘,这两年,自从进了剧团,认识了秦丽子跟林媛,进入到夏情的世界后。

她就没有一天是安心的。

而这一切,果然全部成真了。她放下吹风筒,挂好,随后拉开浴室门,一眼便看到沙发上叼烟的秦少沭。

她没有吭声,走向床边,掀开被子躺下。

躺下后,思考了下,她把被子拉到头顶,挡住了脸。迷迷糊糊,也不知睡着没,客厅一直安静,十来分钟后,秦少沭掐灭了烟,进了浴室,再出来,水珠顺着他脖颈滑落,他走到床的那边,上了床。

他偏头看着被窝里的女人。

拉开了少许,手伸进去揽住她的腰,把她往怀里带。

接触到他温暖的胸膛,蒋云初没控制,泪水顺着眼角滑下来,滴落在枕单上,她赶紧在上面蹭了蹭。

把湿意蹭掉。

秦少沭轻轻地在她的头顶落下一吻。

蒋云初拳头拧紧。

秦少沭:“别气了,嗯?”

蒋云初没应。

第12章

这晚,蒋云初不知怎么睡过去的,梦境反复,睡得并不安稳,几次要醒过来,都被男人搂了过去。

天色微亮,蒋云初有些头重脚轻地坐起来,一眼看到正站在衣柜前扣钮扣的秦少沭。他看过来,“醒了?”

蒋云初抿唇,嗯了声。

秦少沭靠着柜门,看她几秒,走上前,按着她的肩膀,道:“今天请个假,休息一天再说。”

“不要。”蒋云初推他的手。

秦少沭一顿,改而捏住她下巴。

女人的眼窝带了点儿黑青色的,皮肤太白,黑眼圈很明显。蒋云初挪开视线,秦少沭沉了眸,几秒后,他低头堵住她的嘴唇,蒋云初几乎是反射性地挣扎,秦少沭单膝上了床,逼近她,把她堵在床头跟自己之间。

仔细的,霸道地,吻着她。

蒋云初指尖抓着他的衬衫,狠揪了几下,把昂贵的衬衫硬生生地拧成团。渐渐地,指尖没了力气,秦少沭辗转地咬着她的唇,随后掀起眼眸,看着她眼睛,“真不休息?”

蒋云初眼眸里全是水光,她咬着唇摇头。

秦少沭便不再劝,他下了床,拿起床头的腕表戴上。蒋云初赤脚踩在地毯上,揉了下额头,朝浴室走去。看到镜子里的自己,她就知道昨晚睡得多不好,她洗了脸,给自己上了妆,遮掉了眼下的黑青色。

随后,她转身出门。

秦少沭却没有像之前一样先下楼,他咬着片薄荷糖,听着李秘书安排今天的工作行程。眼眸偶尔看过来,蒋云初取了一件黑色的紧身裙穿上,把头发扎起来,露出了修长的脖颈,看起来干净利落。

看她走出来。

秦少沭拿下衣架上的外套搭在手臂上,取了她的小包,朝门口走去。蒋云初脚步一顿,看着他宽厚的后背,随即跟上,一前一后下了楼。张姐端着早餐出来,一抬眼看到他们两个人一起下楼,有些稀奇。

秦少沭每天早上都会晨跑,天没亮就会起来,蒋云初在剧团一天锻炼很辛苦了,一般来说都会睡得比较晚。

所以秦少沭向来都比她先离开别墅。

今天两个人竟然一前一后下来,张姐笑容加深,道:“今天得纪念一下了。”

秦少沭坐下,问道:“纪念什么?”

张姐笑笑,意味深长。

秦少沭挑眉,看了眼对面的女人。蒋云初拿热毛巾擦拭手心,然后开始吃早餐。秦少沭顿了顿,移开视线,也拿起勺子。

十来分钟后。

他们一前一后上了车,秦少沭往后靠,手搭在扶手上,一点一点。蒋云初看着窗外一闪而过的风景。

陈叔从内视镜看他们一眼,启动了车子。

很快,抵达了剧团门口,陆陆续续的舞蹈生进入剧团大门。蒋云初看着京市舞蹈团的招牌,去按开门键。

但没按动,她一顿,回头。

秦少沭睁眼,狭长的眼眸扫了过来。蒋云初抿唇,她用力地又掰了几下开门键,陈叔看她那动作,吓坏了,这车多贵啊。秦少沭不为所动,他解了点儿领口,并收起了中间的扶手。蒋云初掰不动了,用力地甩了手。

她沉默几秒,突地朝秦少沭扑了过去。

他大手一张,搂住她的腰,接住了她柔/软的身子。

蒋云初直起身子,咬住他的薄唇,紧接着,男人闷哼一声,下一秒,他指尖掐住她下巴,舔走她唇上的血,“总这样咬,小心伤了自己。”

蒋云初唇上带了血腥味,车里光线有几分昏暗。他那狭长的眼眸竟有几分温柔,蒋云初看着看着,要扭开头。秦少沭指腹抹了她唇角的血道,“晚上来接你,带你出去走走,想去哪儿,抽空想个地方。”

蒋云初没应,推开他,下了车。

剧团的门口,成群结队的舞蹈生都是刚来,纷纷看到她从车里下来,多少令她们有些妒忌,哪怕丢失了首席之位,这辆奔驰依旧雷打不动地接送她上下班。二楼的窗户边,一个人影站在那儿,抱着手臂,静静地看着那辆黑色奔驰,也看着蒋云初从车里下来。

夏情伸手,紧抓了窗帘一把,合上。

*

走进大堂,姜云在电梯旁朝蒋云初招手,蒋云初走过去,站在姜云身边,姜云看了眼门口刚开走的车,随即收回视线道,“你今天穿得好好看。”

蒋云初看一眼姜云。

“谢谢。”

姜云一笑,“难得看你穿常服扎这么高的头发。”

蒋云初扯唇笑了下,跟着姜云进了电梯。电梯门也被其他人卡上,紧接着其他人也跟着进来,电梯一下子就满了。

姜云按了关门键。

身后就传来细小的议论声。

“她昨天跳的是柳叶?”

“对。”

“就她这水平,还敢跳柳叶?”

“所以不是被刷下来了吗?还是夏情姐刷的。”

蒋云初盯着跳动的数字,一声不吭,任由那些声音传入耳朵里。姜云紧握着蒋云初的手腕,眼看电梯门一开,立即拉着蒋云初出去。

“你知道谁当了首席吗?”她问蒋云初。

蒋云初摇头,进了舞蹈室,她脱下外套。姜云一边压腿一边道,“好像是赵珠珠,跟你最不对付的那个人。”

蒋云初把外套挂起来,手一顿。

赵珠珠,她跟她跳过双人舞,赵珠珠为了抢镜头把脚给崴了,后来怪到她身上,这梁子就这样结下。

“论坛上在帖子里说你的那个人,基本都是她,跟秦丽子几个人是同一条战线上的,老针对你。”

“我真没觉得她跳得有多好,据说徐老师放弃了点评她。”姜云有些气愤地道,“整个B组,就你跳了S级难度的舞蹈,她们谁敢跳,全选的中规中矩的,结果.....”

蒋云初把杆劈腿。

她抿唇,“徐老师呢?”

姜云顿了顿,说:“好像请假了,昨晚她跟唐奕老师又吵了一架,早上直接就没来了。”

蒋云初一顿。

十来分钟后,有人通知B组开会,蒋云初跟姜云起身收拾好,一块出了练舞室,朝B组的办公室走去。

一进门,不少人看她一眼。蒋云初跟姜云寻个位置站好,门口传来脚步声,所有人看了过去,夏情带着赵珠珠,笑着走进来,说道:“各位学妹们久等啦,唐奕老师今日有课,没空过来,便让我代劳。”

“我是来宣布你们B组的首席以及副演名单的。”

一下子所有人来了精神,纷纷喊道夏情姐好。夏情微微一笑,亭亭玉立,她拍着赵珠珠的肩膀,道:“这次在竞选中脱颖而出的,便是珠珠学妹,她将成为你们B组的首席。”

刷地一下。

大家的掌声稀稀落落地响起,大家或真心或假意地恭喜赵珠珠,赵珠珠脸上带笑,几分腼腆,眼睛却看着角落里的蒋云初,那眼神带着几分得意。夏情紧接着报了另外两名副演,副演名单下来,姜云下意识地看一眼蒋云初。

副演名单也没有她。

蒋云初靠着墙,就隐在人后。

夏情宣布完,说道:“晚上食堂加菜,庆祝B组正式成团。”

大家一阵欢呼,夏情唇角含笑,眼眸扫过角落里的蒋云初,她喊道:“妹。”

这一声跟穿透墙壁一样,让全场所有人顿时安静,齐齐看向蒋云初,蒋云初抬眼,看着夏情,夏情唇角勾了下,道:“下次再加油,有机会的。”

蒋云初一声不吭。

夏情笑笑,不介意她的不回答,又说了两句,便转身出去。她一走,B组的人去恭喜赵珠珠,赵珠珠说道:“夏情姐人真的好好,她说让食堂加菜的。”

“真的啊。”

“当然了。”

“夏情姐人确实好好哦。”

姜云转头看蒋云初,十分心疼她,她拉了拉蒋云初的手。蒋云初转头,看她一眼,两个人从人群后离开了办公室。

*

B组的成员已成定局,一整天可看出赵珠珠的得意,她甚至还买了下午茶,蒋云初的练舞室也有一份。

姜云看着那下午茶,说道:“吃吧,恶心自己,不吃吧,得罪她。”

蒋云初拿起来,直接扔进垃圾桶。

姜云吓了一跳。

几秒后,她斟酌了一下,也跟着蒋云初一起,把下午茶一起扔进垃圾桶里。下午五点,B组的舞蹈生牵手挽手一起去食堂,很是热闹。蒋云初跟姜云也从舞蹈室出来,但两个人乘着电梯下了楼,是要离开。

蒋云初看姜云一眼,道:“你可以不用陪我。”

姜云:“我回去做饭吃,我做得比食堂好吃。”

蒋云初一顿,便没再劝,两个人走出电梯,却迎面碰到夏情跟秦丽子,秦丽子抱着手臂,看到蒋云初顿时一笑,轻笑,还捂嘴笑,“早知道好好练青蛇,说不定还有点机会....”

蒋云初没应,她跟姜云朝门口走去,门口缓缓停下一辆黑色的奔驰,让正在嘲笑蒋云初的秦丽子转头,她唇角的笑一下子便僵了。而驾驶位车门打开,来的人却是李秘书,李秘书一身西装革履,扶了下眼镜,绕过车头,打开后座车门。

车门虽然没有全开,但后座正在闭目养神的男人却难免露了点儿侧脸出来。这一下大堂便安静了。

李秘书看向蒋云初:“蒋云初小姐。”

蒋云初顿了下,她对姜云说:“我走了。”

姜云应了声,蒋云初朝车子走去,弯腰上了车,秦少沭睁眼,扫她一眼,伸手握住她的手。蒋云初定定看他,车门缓缓关上。夏情站在原地,看到他们对视的画面,夏情下颌紧了几分,她手**裤袋里,脚跟一旋,走向电梯。

秦丽子赶紧跟上。

小说《蒋云初秦少沭》 蒋云初秦少沭第17章 试读结束。

《蒋云初秦少沭》网友点评

像你:书的内容还是不错的,质量非常匀称,对于书中的各种任务描写也很到位。

梅窗月明清似水:作者加油啊,我是属于那种隐藏在背后的支持者,每天就等中午的两更,越到后面越爽啊,确实值得推荐。

文档下载:书荒必备蒋云初秦少沭小说.doc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