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绝神剑宁勿缺瓶儿免费阅读-七绝神剑龙人小说

2022年06月08日 21:37:06

宁勿缺瓶儿是《七绝神剑》中的主人公,这部武侠仙侠文是由知名作家“龙人”创作的,详情介绍:卢小瑾道:“那是十六年前,我已在静音庵削发修行,但是……但是我仍然不时在江湖中走……...

七绝神剑

《七绝神剑》小说试读

“天虚、万虚、明虚”武当三子相视一眼,三人齐齐向前走去。天虚道长朗声道:“左扁舟,我们师兄弟是为我师弟平虚之死而来的,只要你肯自废武功,我们便不再与你计较!”

此言一出,众人都有些意外,心中均暗暗叹服武当派的宽宏大量。

可惜左扁舟根本就不知道领这个情,他肩肋处的伤口仍在流着血,而他的脸上却没有任何痛苦之色,似乎那一剑扎中的并不是他的身体。

此时的左扁舟,几乎已不成人形。他的脸已瘦得不成样子,头发枯黄蓬乱,衣衫更是如蝙蝠一般胡乱地飞舞着!

看上去,他已是一个被风一吹都会倒下之人,但他却仍是活着,并且牵动了这么多的江湖人物!

支撑着他的该是一种多么可怕的力量!

武当三子见左扁舟一言不发,便齐齐扬出斜背于肩后的剑,用力一震腕,剑便“嗡”地一阵轻颤,声如龙吟。

这是他们见左扁舟双目不能视物,因此以声音来提醒左扁舟!

天虚道长喝了一声:“小心了!”三条人影便如翩飞的鸿雁,掠空而出,剑如秋雨,直袭左扁舟!

三个人的招式一模一样,全是一招“天外来鹤”,但三个人的剑招内蕴却又不尽相同。天虚道长的剑式施展得深厚有势,万虚道长显得空灵玄虚,而明虚道长展开的攻势则极为精致绝妙!

观者无不动容!麻小衣心道:“三招所走之线路一模一样,所攻击的方位也是一模一样,那么在左扁舟听来,三个人的招式便应该是完全相同,就像是一个人同时使出三次同样的一招!而事实上三位道长的攻击特点却是不尽相同,这一次恐怕左扁舟要吃亏了!”

本是端坐于地的左扁舟突然凭空长射而起,动作疾若鹰隼,手中断刀“铮”地一声,光华立盛,**的光柱霍然成形,如长龙驭风似的昂首而起!

一声怪啸如泣,他的身形凌空斗翻,断刀光柱突兀如流泪颤荡,扩散的瞬息复又凝聚。

刀光闪烁如电,在不及眨眼的瞬间,已奋力挥击了数十次!

金铁交鸣之声不绝于耳,如乱雨般冲击着人们的听觉,左扁舟的身躯在武当三子的剑影中完成了无数个几乎不可能完成的腾掠挪越!

四个身影没有任何着力之处,却都凌空不断飘升,刀光剑影已交织成一片,寻常人物根本无法看清其中无穷无尽的诡变!

倏地,一声闷哼,明虚道长突然倒飘而出,身形过处,带起一抹血光!

众人不由一惊!

几乎便在同时,只听得左扁舟怪啸一声,左手一挥,一股无劲力直贯地面,他便已借这一击之力,陡然升空!

左右两侧的天虚道长、万虚道长的两把剑已奋力绞杀而上!

“嗖”地一声,左扁舟的背部已被划开了一道长长的血槽,是天虚道长的剑!

但天虚道长的剑已来不及更深地进入左扁舟的身躯了,左扁舟的去势快不可言,径直向天生石梁的底部直射上去。

没等众人明白过来,左扁舟已蓦然出手,右手突然一抖,手中断刀如电而射,径直射向已受伤飘落的明虚道长,明虚道长赶紧闪过。

同时他的左手猛地翻腕而出,遥遥向上挥击。

上边便是那道天生石梁!

“轰”地一声,天生石梁已坍下了一大块岩石,砰然落于地上,将地面砸出一个大坑!

就在这当儿,天虚道长的剑已乘虚而入,一剑削出,快如鬼魅,左扁舟无暇闪避,竟被削去左手四指!

他的左手便只剩下一只拇指了。

左扁舟浑如未觉,他一挥身,已疾然落下,在他的身躯即将与地上的碎岩相接触的那一刹间,突然飞起一脚。

只听得一声暴响,那块岩石竟被他踏得粉碎,碎石如雨般向四处飞射开来!

同时,也听得“咔嚓”一声脆响,他的那条脚已生生折断!

这是一种多么可怕的场面!左扁舟为了达到某一目的,竟然不惜让自己的一只脚折断!

乱石四飞,呼啸有风!

这对麻小衣、宁勿缺、方雨等高手来说,自然构不成什么威胁,但对二十六镖局的人来说则是一场灾难了!

惨叫之声不绝于耳,当下已有十几个二十六镖局的人被乱石击中。

武当二子被左扁舟这意外之举弄得一愣,便在这当儿,左扁舟已再次掠空而起,双掌齐出,击在头顶的天生石梁!

更多的岩石直坠而下!

宁勿缺心头一沉,忖道:“莫非左扁舟竟要击断这天生石梁不成?”

却见左扁舟已如一片枯叶般飘落下来,“哇”地一声,吐出一大口热血!

他自己因用力过猛,已受了内伤,此时的他,诸般行为已不可以常理论之,谁也不能明白他为什么要击断天生石梁!

莫非他要与武当二子同归于尽,一起葬身于天生石梁之下?

这么多人围攻左扁舟一人,即使是让他自杀了,对江湖群豪来说也是一种失败!

麻小衣出手了!

众人只觉人影一闪,麻小衣已如鬼魅过空般掠至左扁舟身侧,他手中的打狗棒“呼”地一声暴响,已搅起漫天棒影,纵横成网,直罩向左扁舟的身躯!

在这一刻,有许多人心中都在想着同一个问题:关于麻小衣的第三种传闻,一定是真的!他的武功在历任丐帮帮主中,一定是最高的!

没有人能够看出左扁舟还有什么方位可以闪过麻小衣那鬼神莫测的打狗棒!麻小衣一招甫出,已将杀机密布于左扁舟身侧的每一寸空间。

左扁舟果然没有避过麻小衣的打狗棒!或许应该说左扁舟根本没有去闪避麻小衣的打狗棒!

麻小衣的打狗棒准确无误地**了左扁舟的腹部!

但同时左扁舟已反手一刀削中了天虚道长的右臂,几乎将天虚道长的一只手臂生生切下!

在身中麻小衣的打狗棒之后,左扁舟狂吼一声,身子疾然前扑!打狗棒便沿着他的身射之速,直穿而过,射了个透穿!

麻小衣怎么也想不到左扁舟会来这么一手!震惊使他的反应比平时慢了半拍!左扁舟的断刀已顺势斜斜直撩而上,切向麻小衣的右肋!

谁会料到一个身体已被异物扎穿而受了内伤之人,仍能体现出如此可惊天地、泣鬼神的一刀?

但麻小衣终究是麻小衣,他能够在不及四旬的时候便成为丐帮的帮主,自然有就他的不平凡之处!

只听得麻小衣的身躯内的骨骼突然一阵乱雨般的脆响,麻小衣突然变得不再那么胖了!

这实在是不可思议的变化!

然后便见左扁舟的断刀划过了麻小衣的肋部——如果麻小衣仍是原来的麻小衣,那么他此时一定已是被划得肠子四流了。可是他现在是变“瘦”了的麻小衣!

左扁舟的断刀在对方身上印下了一条血槽,但这道血槽并不深,只是皮肉之伤而已!

左扁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换来的却是少得可怜的战绩!

麻小衣出手如电,双掌已迅速在左扁舟身上连击十二掌!

十二掌一气呵气,所以直到最后一掌击出后,左扁舟的身躯才飞了出去!

身在空中,左扁舟便仰天喷出一大口赤淋淋的鲜血!砰然落地之后,左扁舟挣扎着还想站起来,却如何能做得到?只有萎缩于地!

群情大哗,众人不明白为何连苦道人也杀不了的人,怎么会栽在麻小衣的手上,莫非等于是说麻小衣的武功还高过苦道人?

麻小衣自己却知道根本不是这么一回事,他已看出左扁舟的武功似乎是全力激发他的体内潜能而发出的,所以他的武功比不久前的武功要精进数倍,但人的潜能是有限的,左扁舟的作为等于是毫不顾惜地胡乱挥霍!初时他的功力是惊世骇俗,因此可以与苦道人战个平手,但这些日子以来,他与数十人激战过,日夜有江湖好手在身侧对他虎视眈眈,随时都可能会有人向他出手,左扁舟如同一张绷紧的弓,慢慢地也会松懈疲惫的!

在麻小衣出手时,左扁舟已是强弩之末,再加上麻小衣突然收缩了身体,而这种变化是左扁舟这样没有视力的人所无法察觉的,于是,左扁舟失败了!

麻小衣缓缓地道:“左扁舟,你多在世上逗留一日,世间便多一日的危险,所以我不得不杀你!”

左扁舟喉咙发出了古怪的“嗬嗬”之声。

方雨没有说话,如果左扁舟仍是风雨楼的人,那么在这种场合中,她是应该说点什么话的,但风雨楼早在二十年前便将左扁舟逐出了门墙,此时她若再强自出头,恐怕别人嘴上不说什么,心中却会嘀咕开了。

封楚楚的心情更为复杂,这种滋味,只有她自己知道了。

麻小衣的打狗棒一扬,向左扁舟当胸疾点过去!

倏地,“当”地一声脆响,麻小衣的打狗棒被凌空飞射过来的一件小巧之物一击,竟已走偏!棒头从左扁舟身侧一擦而过!

所有的人都被这意外之变故惊呆了!

麻小衣神色一变,方才他以打狗棒点向左扁舟时,为了防止左扁舟有顽抗之举,他的手头上仍是暗中贯入九分功力的,没想到一件小巧之物飞来,竟然将他的打狗棒击偏了!

麻小衣想也不想,左手一挥,一记丐帮的“天良掌”已遥遥挥出,仍然击向左扁舟!

他不能让江湖同道认为他连一个垂死之人也杀不掉!

挥掌的同时,他的全身感觉器官已同时迅速捕捉四周的任何异变!

他要判断出是谁在这个关头上救了左扁舟!

就在他一记“天良掌”击出之时,一个快捷逾电的身影从天生石梁上的一侧长射而下,向麻小衣身后急扑而至。

众人大惊失色!谁也没有料到在天生石梁上还潜伏着一个人!

烂柯山天生石梁的东侧有一条长长的石缝,石缝约有半人高,被世人称作“一线天”,此“一线天”与其他诸多名山的“一线天”颇为不同,一般的“一线天”都是指两岩对峙,几欲吻合时的状态,惟独烂柯山的“一线天”不同。

那个人影便是从天生石梁上的“一线天”中射出的!

此时天色已渐渐转暗,夕阳几番挣扎,终还是落下山去,所有的景物都因此而变得不甚真切,包括这突然出现的人影。

麻小衣察觉到了来自他身后的衣袂掠空之声,并且敏锐地感到身后袭击他的人杀机极浓!以至于使他感到没有把握能够在掌毙左扁舟的同时避开身后的袭击!

来不及细想,麻小衣被迫弃了左扁舟,身形一侧,平平滑出,同时打狗棒反手挥出,点扎扫掠,将自己身后门户封了个滴水不漏。

一阵乱响不绝于耳!

麻小衣不及回首,又闻尖锐如针的利器破空之声响起!麻小衣又惊又怒,凭他多年的江湖经验,已断定来自身后之人肯定是一个绝对可怕的杀手!

只有杀手,才会如此不择形式手段,只求杀人!杀手的招式与寻常人的招式是不同的,从杀手所用的招式中,你才能够清晰地感觉到隐于一剑一刀之后的赤血淋淋与无限杀机!

同时袭来的一定是暗器,而且是歹毒至极的暗器!

麻小衣的打狗棒突然“嗡”地一声轻响,竟然一下子弯曲如弓!这是麻小衣运起内家真力贯于打狗棒上的结果。

然后打狗棒猛地弹直,一股无形之劲风便已由打狗棒上飞速射出,在麻小衣的身后排列成行!

麻小衣听到了轻微的金属被撞击时的响声,那是细小的暗器被打狗棒挥出的劲风扫飞时发出的声音!

他的身躯已如一只飞蝶般飞了起来,身在空中,竟能凭空数次变换身势!

每一次穿射拧身,都极为惊险也极为巧妙地闪过了身后的一次杀着!

麻小衣终于有机会转身了!

他如同一片没有分量的枯叶一般斜斜飘射,目光扫过之处,他看到了一个黑衣的人影!

袭击者已一动不动!静得让人不敢相信刚才那惊心动魄的袭击便是由他发出的!麻小衣的后背甚至有冷汗渗出了!

麻小衣有些好奇地打量着袭击自己的人。

那人的全身都隐没于黑暗之中,他的身上穿着宽大的黑色袍子,一头乌黑的头发披散着,几乎遮住了他的大半张脸,他手中握着一柄剑,剑静静地躺在剑鞘之中,剑鞘朴实无华,也是呈黝黑之色,看起来似乎比一般的剑要宽得多。

丐帮耳目之众,堪称举世无匹,所以成名高手麻小衣莫不认识,眼前这个人的武功绝对可跻身绝顶高手之列,但麻小衣对他却是十分陌生!

在麻小衣的印象中,从来没有如眼前这样的一个浑身充满神秘气息之人。看起来,眼前的黑衣人似乎与他们并不是同在一个世界,而是来自另外一个神秘莫测的世界中!晚风将他的宽大黑袍吹起,似乎他马上就要被风吹走一般。

山顶上的气氛因为这个神秘黑衣人的出现而呈现出短暂的、如死一般的沉寂,所有的目光全都集中在这黑衣人身上。

麻小衣沉声道:“阁下是什么人?”

黑衣人抬起左手,缓缓地将额前的头发向后抚了抚,他的声音极为低沉,在低沉中又隐着一种金属般的质地,让人听过一次,就永世也忘不了。只听他道:“你无需知道我是谁,你只要认识这个就可以。”

言罢,他伸手在怀中一摸,然后将左手缓缓亮起。

在他的手中,赫然是一块幽蓝色的方形牌子!即使是在这样的昏暗之中,这种幽蓝色仍是显得十分醒目!

在这块幽蓝色的牌子上,凸现着一个女人的模样,如果单单看身姿,牌子上凸现的女人绝对是个超一流绝美的女人,她的身上每一条曲线都堪称完美无暇!

但她没有脸!确切地说,是她的脸上没有五官,只有平平的一片!

这使众人都不由自主地在心中打了个寒颤!

若非亲见,谁会想到仅仅是一块牌子上的雕刻之物,也有如此震撼人的力量?人们的目光投注于这块幽蓝色的牌子上之后,就再也挪不开了!

似乎在牌子上有一种不可思议的神奇魔力!让人不得不去关注它!关注它上面那没有五官女人的凸雕之像!

麻小衣没有认出这块牌子的内涵,但他隐隐有一种预感,感觉到这块幽蓝色的牌子一定极不寻常!

突然,从丐帮的阵营中传来一声惊叫:“九幽宫!”

声音中充满一种说不出来的惊惧不安!

此言一出,人们一下子呆住了,空气凝重得触手可摸!

四周的夜色仍是一点一点地压将下来,慢慢地将万事万物笼罩起来,似乎要悄悄地扼杀什么。

黑衣人的声音开始在夜空中飘荡开来,他说得很慢,似乎要让每个人都把他所说的每一个字都深深地记住!

“不错,这是我们九幽宫的霸令!霸令一现,万众皆归。今天,便是你们皈依我圣宫的大好日子!这是你们的荣幸!”

群豪惊呆了!真的是“九幽宫”再现江湖么?

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听说过一百多年前将江湖搅得血雨腥风的“九幽宫”。在江湖人眼中,“九幽宫”三个字本身就代表着邪恶、血腥、残杀与阴谋!

有邪恶就有正义,就像一把刀有两面一样,与一百多年的“九幽宫”一样名声赫赫的是一百多年前的“天剑”司空笑!

九幽宫的势力庞大得不可思议,在一百多年前的江湖几乎被九幽宫搅得天翻地覆,旧的江湖秩序已不复存在,各大门派如风中残烛,惊惶不可终日,而不成气候的寻常江湖帮派,则纷纷倒向九幽宫!

那时的九幽宫主,只要轻轻地咳嗽一声,整个江湖都要为之色变!

便在此时,一个传奇般的人物——“天剑”司空笑横空出世!他以非凡的武功及非凡的毅力,力挽狂澜,扶大厦于将倾,历尽艰辛,与武林其他仁人志士一起,久经十年,终于扑灭了“九幽宫”这一股猖獗的邪火!

“天剑”司空笑,那极富传奇色彩的经历,也被人们竞相传诵,久久而不衰。几乎每一个江湖人都知道一些与“天剑”司空笑有关的故事。

一百多年前的“九幽宫”的人涉足江湖时,便是以“霸令”代表他们的身分!

一股寒意从人们的心头升起!如果真的“九幽宫”死灰复燃,那么必将又有一场江湖浩劫降临!

这些人当中,恐怕只有封楚楚与宁勿缺两人未听说过“九幽宫”了,所以他们见众人失色之状,心中不由有些奇怪,不明白这块幽蓝色的牌子又能代表什么?可以让这些刀尖上舔血的人惊骇如此?

南北二十六镖局中有一中年汉子沉不住气,大步上前,高声道:“小子,你休得在此装神弄鬼!谁不知道‘九幽宫’那群**早已被‘天剑’司空前辈收拾得干干净净了,我看你定是不知从什么地方跑出来的孤魂野鬼,在此胡乱诈唬!”

他在这时候跳将出来,自然是在心里盘算好的。对方无论是否真的是“九幽宫”的人,但最终也只有一个人在此,就算他的武功再高,也无法与这一千多群豪对抗,何况,还有隐于暗处的好好和尚、苦道人!这黑衣人今天是绝对讨不到什么好处的,所以他说这几句气壮之言,也不会有什么危险,对方定伤害不了他。

既然如此,他为何不站出来表现一番?

他的话还未说完,就有不少人已后悔为什么没有抢先在他前头想到站出来说这一番话,都暗自懊恼不已。

黑衣人冷冷地道:“说这句话,你不后悔么?我给你一个机会,只要你自扇三个耳光,我便饶你一命!”

口气狂傲至极!

那人哈哈大笑,笑罢方道:“后悔?我杭成峰什么时候后悔过?你以为拿大话就……啊……”

他的话还未说完,突然发出一声惨叫,然后便直挺挺地向后倒去!砰然落地之后,竟已不再动弹!显然被暗器射中了。

群豪大哗,连麻小衣这样的高手也极为吃惊。他与黑衣人挨得最近,但也未曾看清黑衣人出手,二十六镖局中刚才说话的那人却已突然毙命了!杀人于无形无声,这该是多么可怕的武功!

南北二十六镖局中已有人开始破口大骂,反正现在天色已暗,估计黑衣人也看不清是谁,正可借骂人壮壮胆子。

方雨对宁勿缺低声道:“这黑衣人有些邪气!如果他真是‘九幽宫’的人,恐怕从此江湖中又无安宁之日了。”

宁勿缺点了点头,但看他的神情,似乎并未十分留意方雨所说的话,他是在暗自奇怪,不明白方才南北二十六镖局的那个人怎么会平白无故就中了暗器而毙命?

他此时也是站在南北二十六镖局这边,与毙命之人相隔很近,宁勿缺也根本未看见黑衣人出手!

丐帮那边这时已有人点起了火把,南北二十六镖局的人见状也将火把点起,烂柯山天生石梁之下,一下子变得灯火通明!

苦道人与好好和尚迟迟不露面,麻小衣无形中便成了这儿的领袖人物。

麻小衣沉声道:“阁下的身手好毒辣,连老夫也看不出你是如何出手的!不过左扁舟做了那么多杀孽,无论你是否真是‘九幽宫’之人,也一样保不了他!”

黑衣人低沉地道:“左扁舟已是‘九幽宫’的人,所以他不会死!即使要死,也要死在九幽宫之人的手中!”

闻声无不动容,谁也没有想到左扁舟是“九幽宫”的人!

麻小衣不相信黑衣人所说的话,他喝了一声:“我倒要看看你是如何保住他的性命!”

言罢,他的打狗棒一声颤响,裂气如啸,贴地而出,向左扁舟那边盘扫过去,声势凌厉至极!

黑衣人冷哼一声,手在剑鞘上一拍,一柄寒剑便已从剑鞘中“铮”地一声跃将出来,剑一在手,黑衣人已贴地而飞,向麻小衣飘射过去!

急速翻腾之际,黑衣人的剑溜体绕旋,熠熠的寒光宛如回卷之匹练,交织展舞,每一剑都含有杀机无限!

狠辣!直接!

这是为扼杀对方的性命而存在的剑法,也许看起来并不优美,但极适合用来杀人!

一阵清脆的撞击声不绝于耳,双方在间不容发的瞬间,已接了数十招!

看起来,麻小衣已是处处占了上风,他的打狗棒棒影几乎已可遮天蔽日!但他就是不能完全封杀对方。黑衣人的武功有一种极为顽强的生命力,眼看就可以击中他了,但他总能在关键的时刻以诡异的不合情理的招式求得生机!

双方斗转星移般斗了上百招,竟依旧是如此局势!

倏地,麻小衣急攻数招,将黑衣人略略逼退数步之后,反手一掌,向地上的左扁舟遥击一掌。

左扁舟早已气息奄奄,只要被他的掌风扫中,便是必死无疑!

却见黑衣人左手突然一扬,已有数道乌光从他手中射出!

麻小衣一惊,已来不及拦截。数道乌光中已有三道射入左扁舟的体内!之后,麻小衣的掌风才击中了左扁舟。

左扁舟一阵抽搐,当场毙命!

黑衣人冷声道:“我早已说过,左扁舟即使要死,也是应死在我们‘九幽宫’中人的手中!”

麻小衣也怎么也没想到会出现这样戏剧性的场面!他要杀左扁舟却被黑衣人拦截了,没想到最后左扁舟竟又是死在黑衣人的手中!

千余人来到这烂柯山上,为的就是杀左扁舟,如今左扁舟已死,却不是死在他们的手中,众人都有一种哭笑不得的感觉。连麻小衣也不由自主地停了手。

他不知道左扁舟死了,还有没有必要再缠斗下去!

在左扁舟被杀的那一瞬间,封楚楚的心中有了一种空洞之感,她也不明白都想了些什么,只觉得心中一片混乱!

却听得黑衣人沉声道:“麻帮主,我们圣主对你一向很是看重,今日我代表圣主郑重邀请你参与我们神圣的行列!”

麻小衣失声笑道:“有趣有趣!多蒙你家主人看得起,可我叫化子头做惯了,再去听别人使唤,恐怕适应不了!何况如果你真的是‘九幽宫’中人,我进了‘九幽宫’,只怕脊梁骨也要被人戳断了!”

黑衣人缓缓地道:“这是那些无能之鼠辈不知我圣宫的神圣无上!”顿了一顿,他又道:“何况,违抗我圣主圣意之人,只有一个下场!”

麻小衣道:“什么下场?”

黑衣人口中吐出一个冰冷的字:“死!”

未等麻小衣开口,丐帮中便有人叫道:“小子,你好大口气!就不怕风大闪了舌头吗?”

群丐哄然大笑!他们嬉戏风尘惯了,对什么东西不敢嘲弄?

黑衣人以冰凉而毫无感情的声音道:“你们会明白我圣主所说的一切,都是无法更改的!”

一个丐帮八袋弟子笑骂道:“小子,你有心在这儿兜圈子,我们还没心情听呢!我看你的武功也不弱,又何必要打个‘九幽宫’的牌子吓唬人?就算你真的是‘九幽宫’中人,那又如何?”

黑衣人叹了一口气,缓缓地道:“你活到这岁数也不容易,为什么不好好珍惜生命,而要自寻死路呢?”

那八袋弟子又惊又怒,喝道:“你……”

下边的话戛然而止,他的眉心处已多了一枚银针!银针后面留着一丝红色的线!

“石梁上还有人!”

高呼者正是宁勿缺!他第一次见南北二十六镖局中的那人倒下,心中便有了疑心,怀疑黑衣人在众目睽睽之下,怎么能够出手杀了人,却还没有人能够察觉呢?

所以当丐帮的一个八袋弟子与黑衣人对话时,宁勿缺的注意力并没有集中在黑衣人身上,而是密切注视着其他的地方。

果然不出他所料,在丐帮那个八袋弟子说话的当儿,他赫然察觉天生石梁上的“一线天”中,有人影一闪,然后这名八袋弟子便应声倒下了!

无怪乎众人总是未曾察觉黑衣人出手,便有人倒下了!不知情者,自然被他这一手震慑住了!

宁勿缺高高一喊之后,立即向天生石梁上的“一线天”弹身而去!

与此同时,武当天虚道长、万虚道长以及丐帮的几名弟子、二十六镖局中的几名镖师也已直掠而上!

他们离天生石梁都比宁勿缺近,所以赶在宁勿缺的前头。

八九个身影如同扑食之鹰隼,直扑“一线天”!

就在几个身影要跃上“一线天”时,突然数声惨叫,二十六镖局中的几个镖师及丐帮的两名八袋弟子已如断了线的风筝般直飘而落!

而天虚道长、万虚道长及丐帮的一个九袋长老则疾然凭空反掠!

谁也不知道“一线天”上发生了什么事,众人仰头看到的只有结果!

结果无疑是失败的,如此多的好手,竟没有一人能够成功地踏足“一线天”之上!

在万虚道长等人反掠而回时,宁勿缺身形方至,前面的几个身影去而复返,事出意外,宁勿缺惟恐一不小心与万虚道长等人撞在一起,误伤了他们,遂赶紧强自拧身斜斜飘出,让过这几个人!

便在这时,“一线天”中突然有无数洁白的花瓣飘落,纷纷扬扬,在火光的映照下,格外的美丽动人!

花瓣如雨,何止万千?

众人被这意外的情景惊呆了,在如此血腥的场面中,突然出现这缤纷落英,着实诡秘异常!

落花纷飞,沁人的花香让人心神为之一荡,人们几乎忘记了自己身处何方,还道是在后花园中闲庭漫步呢!

突然人群中有一苍老的声音叫道:“小心,花香定有剧毒!”

此言一出,众人大惊失色,若真的如此,那场中恐怕没有几个人能够幸免了!

又是那个苍老的声音:“快避至背风处!”

虽然谁也不知道这花香是否真的有毒,但所有人都立即奔至背风的西北两个方向,不少人开始暗暗调运内息,察看周身是否有中毒迹象,但都未有异样感觉,这才稍稍放下心来。

一阵如银铃般的娇笑声响起,“一线天”上人影一晃,已有一个娇美俊丽的少女飘然落下。

许多人不由自主地“啊”了一声,因为谁也没有想到隐身在“一线天”上的人会是如此年轻且貌美的少女!人们无论如何也无法将她与方才挥手击退数位高手之人联系在一起!

尤其是天虚道长、万虚道长心中更是惊骇至极!方才他们几个靠近“一线天”时,突然有数十道乌光疾射而出,其速快不可言!暗器划空之声如裂帛!

天虚道长发觉暗器划空之声强弱飘忽不定,便知暗器所走之线路竟是曲线,而且时快时慢!

如此诡异之暗器手法,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大惊之下,万虚道长、天虚道长不敢托大,心知对方的暗器能够在瞬息之间毙杀丐帮弟子,上面一定是淬了剧毒,而且霸道至极。当即便反掠而回,不敢与暗器硬接!

而其他几个武功稍弱之人,则被暗器射了个正着,未待落地,已亡命于空中。

如此高明歹毒的暗器手法,其施展之人的内力修为定是高不可言,所以万虚道长、天虚道长及丐帮的那位九袋长老见“一线天”上飘落的竟是这样一个年轻少女,岂有不大吃一惊之理呢?

那少女似乎已知众人心中之所思,嫣然一笑,脆声道:“诸位莫怕,我阿香哪有这般武功?”

群豪见她笑得那般无邪,却不由暗自叹了一口气,心道:“谁能想到她与那诡异的黑衣人竟是一伙的?这少女怎么看怎么像个少不更事的丫头!”听这自称阿香的少女所言之后,众人又想道:“难道还会另有高人?”不由都有些惭愧,一千来人聚于此地,竟未能发现在此早已隐下了人!

阿香道:“恭请公主现身!”

众人见她说得一本正经,都有些好笑。阿香的出现,已将烂柯山巅的肃杀之气冲淡了不少,人们久久绷紧的神经也不由自主地松弛下来。

阿香的话音刚落,便见“一线天”上又有一女子飘然落下!

不!与其说是一个女子,倒不如说是一个梦,一片云,一种淡淡的丝丝缕缕的思绪……

她落得那么慢,似乎是要让众人将她的美丽不凡欣赏个够!

可她的美丽人们又如何能悉数欣赏?她全身上下没有一处不是美得令人不敢正视,令人有恍如梦境之感!

那被阿香称为“公主”之人的身上是一身白丝衣,在火光的映射下,使她如诗如歌一般的身影看上去有一种虚无的感觉,好像她的整个身躯并不真正的具有实质,而只是一种雾一般的东西。可视,而不可捉摸!

裙面飞扬,掠起的丝裙的下摆,**出洁白晶莹的粉腿,如一道耀眼的光弧掠过夜空一般!

那一刻,许多人的呼吸已为之一滞!

她终于落于地上,缓缓地扫了众人一眼!

群豪的心跳不由又加剧了!她的目光似乎是一汪深不见底的井水,可以让你窒息!

但窒息时,你是快乐的。

宁勿缺因为方才曾掠近“一线天”,所以此时离这女人颇近,只有三四丈之距离。

他的反应与其他人没有什么两样,也许因为挨得更近一些的缘故,他比其他人更为紧张,慌乱不已。

他可以看清她的玉臂,**的。肌肤有着近乎透明的玉臂,令人幻想到她的整个玉雕一样的手臂、肩头……

她的目光深邃无比,闪耀着难以形容的柔媚光彩,那是一种让人自心底感到醉意的眼神!

腿长腰细,胸部傲然而挺——这是一个真正的女人!

其实,许多女人并不能真正地与“女人”这两个字相匹配。而她,无疑是一个完美无缺的女人!

宁勿缺怔怔地将目光停留在她的胸前,尽管只有片刻,但已足以使他热血汹涌沸腾了!

他在心头暗暗骂了自己一句,强行迫使自己偏过头去,便在此时,他闻到来自女人身上的幽幽体香,沁人肺腑!

宁勿缺的思绪飘渺起来了,他几乎已不会思索。

咬着牙,他迫使自己退了好几步,这才长长地吐了一口气,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众人觉得阿香已是绝美了,可阿香与这女人一比,却已成了一个黄毛丫头!

女人开口了,她的声音也一样的具有无形魅力:

“很可惜,今天来的人并不太多。”

普普通通的一句话,却有不少人听得痴痴傻傻,还道是自己的情人在耳边悄声私语。

麻小衣毕竟是天下第一大帮的帮主,其定力也是非常人所能及的,只见他沉声道:“你们真的是‘九幽宫’的余孽?”

“余孽?哈哈哈!麻小衣,若不是我们宫主对你另眼相看,就冲你一句话,我就决不让你还能站着说话!”

众豪大哗!试问天下有几个人敢如此对麻小衣说话?

麻小衣神色却是平静如水:“九幽宫的恶行,天下皆知,还有什么可以遮掩的?九幽宫的人,人人得而诛之,你们三人竟然敢在此抛头露面,只怕是在劫难逃了,可笑你竟还嫌来的人太少!”

黑衣人喝道:“你敢对我们小姐如此说话?”

麻小衣一笑道:“对皇帝老儿我也敢如此说!万事抬不过一个理字,路有不平万人踩,一百多年前的九幽宫最后灰飞烟灭了,百年后的今天,即使是死灰复燃,也一样会落得同样的下场!”

小说《七绝神剑》 第19章 意志无敌 试读结束。

《七绝神剑》网友点评

自此以后,行同陌路:这本书虽然写的很好,但是作者更新得太慢了,我几乎只读。能让我评论的书也不超过五本。

断爱:七绝神剑这书写得真是超精彩超喜欢,作者龙人是把人物场景写活了吗?怎么给人一种身临其境心情跌宕起伏后畅快的感觉呢?

文档下载:七绝神剑宁勿缺瓶儿免费阅读-七绝神剑龙人小说.doc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