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后,疯批老公舔狗式求复婚小说(连载文)-梁清语谢厉程无广告阅读

2024年06月11日 20:47:01

温馨提示:这篇文章已超过12天没有更新,请注意相关的内容是否还可用!

《离婚后,疯批老公舔狗式求复婚》是一部让人陷入沉思的小说,由作家杨枝甘露创作。故事主角梁清语谢厉程的命运与爱情、友情和家庭纠结在一起,展现了复杂的人性和世界观。小说以其深刻的思考和精心构建的情节吸引了广大读者。嘟嘟两声过后,电话被挂断了。谢厉程的脸色更加难看,他何曾受过这样的待遇。他重新拨了回去,依旧被挂断。第三次,手机另外一……。...

离婚后,疯批老公舔狗式求复婚

《离婚后,疯批老公舔狗式求复婚》小说试读

第2章

“伤者情况加剧,需要紧急调用血库......”

旁边是医生焦急的声音,梁清语只觉得大脑模糊不清,只觉得浑身变冷,刘秘书一边拨通电话,一边道,“夫人,你放心我已经在联系总裁了,他肯定马上就到。”

梁清语喉头含了一口血,眼底都是血丝,但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准备手术。”主治医师冷静地说道,“血袋准备好了没?”

这时一名小护士脸色不佳地跑了过来,“陈主任,血库最后两包rh阴性血被带走了......”

主治医师脸色顿时一黑,“怎么回事,没告诉血库那边情况紧急吗?让人先把血包腾出来。”

小护士摇摇头道,“对方用的是最高权限,听说是盛耀集团的CEO谢厉程把血库调走了,血库的人说他小女友也是出了车祸,紧着要。”

说完转而看向梁清语,“这位**你放心,我们已经去最近的血库紧急调血了,很快的,你再坚持一下。”

一听谢厉程,主治医师脸一僵。

这可是北城最大首富,也是这家医院的投资人之一,不能得罪。

梁清语呼吸格外虚弱,但还是将那对话听得清清楚楚。

谢厉程是一个不喜欢用特权办事的人,这还是她第一次见到。

原来谢厉程也会为别人打破原则。

她指节泛白,说不上什么感觉,只感觉有一双手将她的心口撕裂,碾碎。

这一刻她也清楚,自己不需要去印证了,谢厉程的的确确喜欢上了别的女人。

副手道,“陈主任,伤患的HP值过高,不排除有怀孕的可能......”

主治医师立马接过了检查单子,脸色微变,旋即看向了梁清语,“你是不是怀孕了?”

梁清语蓦然一怔。

只觉得大脑一阵发嗡

“如果怀孕的话,接下来的手术是不能进行麻醉的。或者麻醉,只是肚子里的孩子不能留下来了。”

梁清语感觉无论是身体的疼痛,还是心理上的疼痛,都让她前所未有的窒息,可是脑海不断循环播放着男人抱着那个女孩,回头看她一眼后,毫不犹豫离开的模样。

她不确定谢厉程有没有看到他,但在她被抛下的那一刻,她的脑海只有一个声音。

这个人她不要了。

“你做个选择吧。”医生声音传来。

——

梁清语几乎昏睡了整整一天,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晚上了,天已经黑了下来。

“夫人,你终于醒了?”刘秘书又疲惫又惊喜的声音传来。

梁清语苍白的脸望向刘秘书,整个病房除了她和刘秘书,没有第三个人。

谢厉程没来。

刘秘书敏锐地察觉到了梁清语的情绪,立马解释道,“总裁公司事务抽不开身,他说一会就来看你。”

梁清语看着他,看破不说破。

心脏麻木地疼了一下。

但这疼比她眼睁睁看着自己做手术,还是差了那么几分。

她知道她是等不到谢厉程了,毕竟有人比她更需要他的陪伴。

“没事,”梁清语笑了一下,“刘秘书你也辛苦了,能不能等谢厉程工作结束之后,让他过来一趟,我有话对他说。”

刘秘书敏锐地察觉到“谢厉程”三个字,以前夫人都是叫总裁为“厉程”的。

他点点头,心里莫名不安,“好。”

梁清语没有再说话,沉默得像一只破碎的玩偶。

不知道过了多久,梁清语看着外面下起了大雨,就当她以为等不到谢厉程的时候。

他来了。

高大俊美的身形逆在光影中,松形鹤骨,每一寸骨骼都生得极其完美,光是看一眼都赏心悦目的程度,他头发沾染着水珠,显然是从雨中来的,眉目之间犹如霜寒般,乌黑的眼睛倒影着她苍白的小脸。

她就坐在那里,没说话。

谢厉程薄唇轻微蠕动,“你怎么样?”

梁清语笑了下,“还行,没死。”

谢厉程眉头一蹙。

“谢厉程,昨天是我们结婚纪念日,你记得吧?”说着,她的声音带着几分哽咽。

谢厉程一顿,薄唇抿成一条弧度,半晌,发出“嗯”的一声。

梁清语笑了,他果然记得。

但他给她的礼物却是,让她亲眼看着他抱着别的女人离开。

“谢厉程,我回顾了我们三年的婚约,当初你是为了祖母的病才跟我结婚的,如今祖母已经走了半年了,我们这段名存实亡的婚姻也是时候该结束了。”

谢厉程眸色微变,冷得看向她,只见她轻微一笑,眼里全是释怀,“谢厉程,我们离婚吧。”

我们离婚吧......

她的声音在病房内轻轻回荡着。

谢厉程盯了她一会,“你病了。”

梁清语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谢厉程,我只是出了车祸,没摔坏脑子。”

墙上的壁挂钟一点点地走针,病房安静无声,谢厉程嗓音此刻很冷,“理由。”

只有这两个字,没有太多的情绪起伏。

理由?梁清语心里莫名发笑,她总不能告诉他,她爱了他十一年,如今爱不下去了吧?

梁清语抬起小脸,目光对接那冷沉的双眸,鼓足了勇气,“谢厉程,你爱我吗?”

谢厉程眉头蹙深。

“你看,你不爱我。”梁清语笑了一下,“我当初是为了梁家能得到谢家的扶持才跟你结婚的,如今梁家已经相安无事,祖母也走了,我们算是各取所需,就到此为止吧。”

空气静了三分,谢厉程那漆黑的眼眸凝着她,“这就是你的理由。”

“是。”

梁清语点头。

谢厉程静了三秒,嗓音依旧清冷动听,“如你所愿。”

这四个字,没有任何情感。

梁清语在那寂静的三秒钟甚至幻想过谢厉程会有一丝不舍,但如今看他果决的态度,她彻底死心了。

看吧,谢厉程就是这样的男人,冷心冷情。

不,只是对她而已,对那个女孩倒算是热忱。

她点点头,“那离婚手续就等我们出院办吧。”

男人不再说话。

梁清语听着病房门响,空间密闭而死寂,男人已经离开了。

她摸了摸脸,一滴湿润的眼泪。

刘秘书好不容易等谢厉程出来,谢厉程却没有丝毫停留的大步离开,他拿着手机不停响的电话,手足无措。

总裁这是怎么了?

刚才还不是在开会,听到夫人醒了,扔下会议就赶过来,怎么现在就要走了?

但电话那头像是夺命符般再度传来,刘秘书连忙迈着腿追了上去,“总裁,沈**的电话!”

谢厉程看着屏幕上“沈茹秋”三个字,神韵冷漠,“不接了。”

刘秘书微微一顿,“可沈**......”等会又要哭了。

话还没说完,刘秘书发现人已经走远了。

总裁这是......心情不好吗?

小说《离婚后,疯批老公舔狗式求复婚》 第2章 试读结束。

文档下载:离婚后,疯批老公舔狗式求复婚小说(连载文)-梁清语谢厉程无广告阅读.doc文档